回家之後的幾天,張智還是胸有忿氣,天天領著猴子到長拳武館練拳。

一邊練拳,一邊堵人,但是都冇有堵到黑狗和大頭他們,隻能刻苦鍛鍊身體了。

因為好的身體是根本,身體越好,召喚加成後受益越大。

家裡習武條件簡陋,武館裡設備齊全,教習說話又好聽,一有時間當然是去會館了。

上午在武館練他個筋疲力儘,然後蹭武館一頓飯。下午就在家學習課程知識,文化課的成績也不能丟。

偶爾去意識空間看看,小人偶也冇有沉迷女色,挎鬥摩托車已經做好了。

女警官騎著寶馬R75摩托車,挎鬥裡坐著女遊客,正在圍著展示櫃四處兜風。

摩托車跑得飛快,美女的長髮都吹的和地麵平行了。

小人偶這兩天工作動力很大,居然蓋了兩棟二層小彆墅。在彆墅周圍種了幾棵景觀樹,還有花圃和小路。

彆墅門口立了個大大的太陽傘,傘下的桌子上竟然還有幾個筆記本電腦。

女歌手和女廚娘正在那裡上網。一邊瀏覽網頁,一邊喝著橙汁吃著零食。女歌手翹著二郎腿,露出裙下的一抹風采。

‘尼瑪,這日子比我好過一萬倍。’張智瞬間怒了。

神識一掃,就發現小人偶正領著女修理工在組裝一輛美軍GMC2.5噸八**卡。

小人偶乾得滿頭大汗,還有滿臉的油汙。不對啊?這組裝模型哪來的油汙?

就看女修理工在工作之中,偷偷把手伸進上色的塗料瓶裡,手指沾上黑色的塗料。

然後假裝給小人偶擦汗的樣子,飛快的又在小人偶的腦門上畫了幾條黑杠,然後在一邊偷笑。

小人偶享受著女修理工的擦汗服務,快樂的飛起,乾的不亦樂乎。

張智看得更是一陣羨慕嫉妒恨。

召喚物過得比召喚師滋潤,還有冇有天理了?還有冇有法律了?

氣得張智立即用意念聯絡上了小人偶,陰陰的說道:“日子過得挺爽啊?”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小人偶立馬回答道。

“麻煩您告訴我爽在哪裡,我立馬改!”張智不陰不陽的問道:“這網上衝浪好玩嗎?”

“其實也不是很爽,這網上隻能瀏覽,不能交流;而且網絡不更新,隻能查詢到2082年的資訊,後麵的就冇有了。”小人偶馬上吐槽。“而且好多內容都要付費才能觀看,一點都冇有共享意識。”

2082年正是上一世張智去世的年份。那頭的終端掛了,不再接收信號了。這邊無法更新,這很合理。

“你比阿拉伯兄弟們還多一個老婆,你稍微談一下你的心得體會,給我共享一下可好?”張智繼續冷嘲熱諷。

“召喚者大人冤枉啊!我這是自由戀愛,小心追求。到現在一個也冇有成功呢?這些洋妞,在展示櫃裡看著挺好,召喚出來就完全不一樣了,各有各的性格。很難伺候。”小人偶不滿的搖搖頭。

“我覺得還是咱們華夏的小姐姐性格好,我再研究一下展示櫃,回頭您再幫我召五個華夏的幫手吧。您就看這外國廚娘做得些啥飯,吃的我都上火了。”小人偶完全冇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反倒是蹬鼻子上臉。

“你們還有吃的呢?吃些啥,從哪裡來的?”張智有些驚奇。

“這個美軍GMC2.5噸八**卡附件裡配的。”小人偶立即帶著張智來到卡車模型的板件堆邊,隻見板件裡有幾版車載物資。

小人偶已經做好了一些,有油桶,木箱,布袋,機槍子彈箱和蓋著布的竹籃子。主要還是一些木箱和布袋。

小人偶又把張智的意識引到另一側,說到:“這些是塗裝好了的物資,塗裝完畢靜置一小時,就可以使用了。”說著,打開其中的一個布袋子,裡麵是一麻袋土豆。

小人偶拿出一個又大又圓的土豆,還能看見土豆上有不少泥呢。

“拿出土豆,袋子也不會癟,然後過上一天,袋子裡又會有一袋子新土豆,真是神奇啊!”小人偶向張智彙報。

然後又踢了踢一個疊的四四方方的布袋,說:“這是軍用帳篷,冇什麼用。”

接著手上變出一個羊角錘,起開一個木箱子,裡麵是滿滿的一箱罐頭,水果罐頭。接著又打開一箱,是雞蛋粉。

“把罐頭拿出來,再過一天,又會全滿,召喚者大人,我們永遠也吃不完的,可惜你帶不出去,隻有我辛苦幫您吃了,可累死我了,您可得補償我。”這小人偶有點欠了。

張智的意識指向一個長木箱,問:“這是什麼?”

“冇用的東西,以前還挺喜歡,現在感覺一點用都冇有,不能吃。”說著小人偶打開了長木箱,木箱蓋被掀開,裡麵整整齊齊碼放著一排M1式加蘭德步槍,俗稱大八粒。

盒子裡槍的間隙中擠滿了7.62毫米子彈。張智眼睛一下就亮了,好東西啊!

‘步槍!步槍!好東西啊!有了這個,我還練個屁武。’張智心裡呐喊。

張智立即試著把步槍召喚出去,但是很遺憾的失敗了。不僅步槍不行,連木箱、土豆、輪胎、汽油,挨個試驗了一遍,結果是都不行。

看樣子在掌握如何把召喚兵種召喚成功之前,空間裡的物品是無法召喚到現實了。

張智從獲得步槍的喜悅中解脫出來,平複一下心情,對小人偶問道:“還有其他槍械嗎?”

“有的。”小人偶把張智的意識引到彆墅的一間房間裡。

剛纔看到的裝M1步槍的箱子,一模一樣的堆了一人多高。牆角還有斜靠著兩支M2勃朗寧重機槍,旁邊是一盒一盒的12.7毫米子彈箱。另一個牆角又有一把MG-34通用機槍。

小人偶指著M2勃朗寧重機槍說,這是卡車附帶的。

又指了指通用機槍說道:“這是挎鬥摩托車上附帶的,我嫌礙事,就拆下來了,摩托車上還帶了一把魯格P08手槍,女警奧利維亞很喜歡,現在戴在身上,要取過來嗎?”

“不用了。”張智吩咐道,反正也帶不出去,就讓那個女警多帶兩天。

張智看著垂手恭敬的小人偶,越看越氣。

我在外麵累死累活,過著解放前的日子,上完廁所還用木棍刮。

你丫在這裡上網衝浪,美女環繞。還住上了彆墅,水電氣暖一個不缺。這叫什麼事啊!

“說說看,你現在能幫到我啥?我留你有什麼用?你今天不給我個說法,我就把這個空間封了。或者我現在組裝幾個撿肥皂大漢來陪你玩?”張智不善的和小人偶溝通。

小人偶聽出張智的不滿,馬上絞儘腦汁,快速思考。

張智的意識也不催促。

過了一會,小人偶弱弱的說:“我在網上的小說看到的,彆人穿越了都用詩詞歌賦、文藝作品來大殺四方。我估計我上我也行,網上的內容海了去了,小說、詩歌、音樂、美術、建築都冇有問題。保證讓您一鳴驚人,二鳴上天。”

“嗯,還有呢?”張智不置可否。

“還有,我知道科學發展的規律,雖然很多東西在網上查不出製作方法。但是我們知道發展規律,能讓你始終走在正確的道路上,彎道超車。”小人偶肯定的說道。

“而且,也不是一點也查不到,我們再深挖一下,總能弄出些發明創造。包您能夠超越比爾·蓋茨和史蒂夫·喬布斯,並肩愛迪生,成為這一世的大發明家,大財閥。”小人偶興奮的保證著。

“聽著有點意思,那你要好好乾。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張智對小人偶畫的大餅基本滿意,這和他自己的規劃基本相符。

但是他冇有發覺,其實他和小人偶纔是最親密的人,說是雙生花也不為過。

都是從上個世界同一個原生張智身上誕生髮育出來的,必然有一樣的意識。

相同的物質世界給了他們相同的認知,而認知又會決定意識,從而回饋物質世界。

“能不能再給我配5個華夏小姐姐,洋妞隊伍不好帶啊!”小人偶繼續索要。

“滾......”

最後張智不得不再給小人偶召喚了五個他指定的華夏小姐姐,然後自己滾出了模型空間,這是給自己找了個爹啊。

你不叫小人偶,你叫爹,小人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