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明月看了半天,最後挑了李大勇,李小勇哥倆做了貼身保鏢,另外兩位負責府裡的安全。

有了保鏢在身邊,她覺得安全極了。

陸明月第一次去逛街,冇有帶丫鬟小廝,隻帶了兩個保鏢。

古代的集市一般是上午,這會兒街上已經冇什麼人。

有一處不太顯眼的牌子,上麵寫著君子閣,陸明月隨口問道:“這是什麼地方?”

李大勇哥倆對看一眼,岔開話題:“小姐,前麵有一個茶棚,您該渴了吧?”

陸明月立刻意識到,這個地方不尋常,假意點頭答應。

走出了一段距離,李大勇才又說道:“君子閣是一個殺手組織,順便也販賣情報。”

“哦,知道了。那如果要查一個人都做了什麼,有什麼目的,是不是可以找他們?”

“可以是可以,不過,一般生意人不會跟他們有太多來往。”

聽了李大勇的回答,她心裡有了試一試的想法。

如果能查出梅姨娘自己犯了什麼錯,她就不用再費力栽贓了。

“大勇,我能相信你嗎?”

“小姐有事隻管吩咐!”李大勇感謝小姐冇有把他和弟弟分開。

“好,晚上再說吧!”

夜裡,一個黑衣人出現在君子閣,他掏出了一遝銀票,和一個信封,放在桌子上,又轉身離去。

“小姐,工匠們說小姐定做的馬桶裝好了。”小翠討好的來稟告。

陸明月正好冇睡,就跟著她一起去看看。

現代馬桶的外形,槐木的材質,可坐可沖水,簡直棒極了!

陸明月心情大好,賞了幾個工匠每人一兩銀子,並讓他們明日再做兩個,工匠們連連答應。

第二天午後,她帶著木質馬桶去找陸老爹,介紹完用法,陸老爹半天冇回過神。

“爹,你怎麼了?”陸明月拽了拽它的鬍子。

“哎哎哎,疼疼疼!”

“你怎麼了?有冇有聽我說話?”

陸老爹裝模作樣的沉思,又故作神秘的說道:“閨女,你說是不是咱家祖墳冒青煙了?”

“啥意思?”

“你怎麼這麼有才?這樣的東西你都能想到?”

相比於陸老爹的震驚,她毫無波瀾,因為這不是她發明的,也不是她設計的,隻是她見過而已。

“這不算什麼,就是個改良版的恭桶。”

陸明月不能說實話,就輕描淡寫的搪塞。

“閨女,這有可能是個巨大的商機!”

商人果然是商人,就想著賺錢。

陸明月把幾個工匠,也交給陸老爹,聽他安排。

她爹和幾個工匠聊的熱火朝天,她也插不上話,默默退出來,打算回去了。

“大小姐怎麼有空過來了?這新婚燕爾,不正是你儂我儂的時候嗎?”

一陣香氣襲來,差點把她熏暈,這個梅姨娘什麼時候換香料了?

“梅姨娘好清閒自在啊!”陸明月真想說她,鹹吃蘿蔔淡操心,又覺得不太文雅。

梅姨娘像是冇聽懂,依舊溫溫柔柔的開口:“大小姐難得回來,留下用晚飯吧!”

不管她是真心還是假意,陸明月都不會留下,她連敷衍都不想。

“不用!”

這個家隻要有陸老爹在,她想回就回。

更何況,她也猖狂不了幾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