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了。

竇長生握著九幽刀。

看著眼前突然驚變的這一幕。

自己還冇用力呢?

一切就已經結束了。

而且這局勢轉變的,讓竇長生這位主角都莫名其妙。

竇長生對於大舅哥,也是非常戒備的,蕭園慘案雖然自己隻是適逢其會,不,是被九幽冥教聖女主動給引來當祭品的,一切原由都不怪自己,可最後結果到底是老梁王死了,而自己活了下來。

這一幕竇長生不是第一次體會到了,記得當初在神都的時候,財神大會爆發後,葉無麵接連不斷殺人,這一些人失去了至親後,不敢去恨葉無麵,反而把破壞掉葉無麵天命的自己恨上了。

這纔有了鄭總捕頭襲殺自己一幕,而其中也有這一些死者家屬暗中配合,這一幕讓人非常心寒,可卻是符合人性。

竇長生可不認為蕭天佑是聖人,能夠看破仇恨,和自己一笑泯恩仇。

當蕭天佑一位來勢洶洶,自己一刀斬出後,竇長生就發現了不對之處。

蕭天佑太弱了,弱到了自己要是再爆發兩刀,就能夠斬殺的地步了。

這一幕是不可能的,蕭天佑手中的可是先天神兵,而自己也不是銀竇,雙方哪裡會有這麼大差距,這肯定是在演戲。

知道這一種情況後,竇長生也冇有收力,局勢根本不明,趁著其他兩人冇有出手,殺不死蕭天佑,先把蕭天佑給重創到也是一件好事,這樣的局勢對自己更有利。

可當【刀道宗師】爆發,羅酆六冥刀第二刀,威力已經增添一倍,可結果和第一刀一模一樣,蕭天佑依然是不堪一擊,勉強才撐下來。

蕭天佑竟然以這一副馬上不行了的姿態,又抗住了自己第三刀。

這已經能夠確定,蕭天佑真的是在隱藏實力,而此時竇長生冇有斬出第四刀,因為合歡夫人出手後,宗主夫人直接跳反,選擇了背刺合歡夫人。

這一幕何其的熟悉,簡直是巴陵山戰鬥翻版。

好好的三打一,已經變為了二對二。

不,不對。

是三打一。

在宗主夫人開口後,蕭天佑也跳反了,竇長生持刀而立,遠遠的望著前方一幕,雖然看似局勢對自己有利,可竇長生也害怕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們三在演自己。

竇長生冷眼旁觀起來,看著蕭天佑跳反後,開始加入到了戰鬥中。

九陰幽照神燈不斷瀰漫著幽綠色火焰,猶如泉眼一般,幽綠色火焰源源不斷的湧現出,開始占據四方天地,侵占著合歡夫人四方的空間。

蕭天佑一拳轟出,九麵天魔碑橫空,相互間合攏在一起,猶如化九為一,是如同千百座火山一併爆發,掀起的聲勢驚天動地,這威力超出了和竇長生戰鬥時好幾倍。

這也預示著蕭天佑隱藏了實力,此刻突然爆發,如天河墜落凡塵,如天地大勢,浩浩蕩蕩不可抵擋。

捲起的千重浪,猶如一條條水龍,張牙舞爪悍然間衝擊合歡夫人。

幽綠色火焰主動開始避讓,猶如活了過來一樣懂得取捨。

轟,轟,轟!!!!!!!

一條接著一條的水龍,衝至合歡夫人前方,在合歡鈴不斷響動下,水龍開始寸寸泯滅,但後麵衝至的水龍,猶如無窮無儘一樣。

一條條水龍彙聚在一起,體積正在增強,衝擊力正在狂飆,本來不可撼動的合歡鈴,其清脆的鈴聲,也開始生出了雜音,頻率已經開始錯亂。

天魔碑悍然衝至,瞬間撞擊在了合歡鈴之上。

本來不斷響起的鈴聲,霎時間戛然而止。

合歡鈴已經停止響動,天魔碑也止步不前,二者衝撞後,完全僵硬住了,彷彿失去了所有活性,一下子死了過去。

合歡鈴失去活性後,本來瀰漫於四方的幽綠色火焰,開始一寸寸的朝著合歡夫人衝湧而來,本來充斥在合歡夫人四方的無形屏障,如今消失不在,幽綠色火焰再也冇有阻礙,不斷開始向前。

合歡夫人一雙美眸浮現出絕望之色,麵前不論是宗主夫人還是蕭天佑,光是其中一人的話,合歡夫人也是能夠一戰,可二者聯手的話,那麼就不敵了。

兩件神兵聯合,可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而是等於三,等於四,威力是翻倍增長的。

不過哪怕如此,合歡夫人也不會這麼不堪,關鍵是這天魔碑爆發的威力,已經超出了神兵層次,這已然出現了先天神魔才能夠具備的特性。

天魔碑其顯著的特性,正是滅靈。

能夠磨滅神兵當中的靈性,每一次神兵碰撞,都會逐漸消磨掉神兵中的靈性,最後直至到徹底擊潰一件神兵,讓一件神兵失去靈性,成為一件破損神兵。

這就是天魔碑厲害的地方,而如今在滅靈基礎上,衍生出了壓製靈性的能力,這一種能力真正大戰時候,隻是錦上添花,會一次次影響,絕對不可能一下子壓製一件神兵。

可關鍵是合歡鈴不是自己的神兵,自己隻是在合歡鈴當中有著烙印,這完全被天魔碑剋製,天魔碑瞬間壓製住了合歡鈴,儘管天魔碑也處於死寂狀態,證明著蕭天佑不能夠百分百掌握天魔碑。

可他們二人同時實力跌落後,那麼一旁陰極宗宗主夫人就凸顯出來了。

陰極宗宗主夫人手中提著九陰幽照神燈,自身是神魔戰力,這樣的戰力對一名武道一品而言,實在是太強太強了,完全是碾壓。

合歡夫人儘管不甘心,法力瘋狂湧動,施展著生平所學,可任何武學,哪怕是神魔武學,在幽綠色火焰之下,統統都不起作用,猶如幽綠色火焰燃燒的薪柴一樣,每一次掙紮反擊,反而讓幽綠色火焰燃燒的更加旺盛。

幽綠色火焰湧來,合歡夫人眼睜睜的看著火焰沾染到衣衫,最後蔓延到全身,發自靈魂的冰冷傳出,合歡夫人的思維瞬間已經被凍結,呼吸間人已經消失不見,已經被幽綠色火焰焚燒殆儘。

合歡夫人死亡的刹那,本來被壓製住的合歡鈴,突然間爆發了。

無匹力量傳出,直接掀飛了天魔碑,化為了一道金色光芒,直接沖天而起,破開了水麵消失不見。

蕭天佑抬頭看著消失的合歡鈴,然後低頭看向天魔碑,天魔碑立即生出感應,一麵麵天魔碑不斷飛起,環繞著蕭天佑飛舞,最後化為無數光芒四散。

宗主夫人提著九陰幽照神燈,看向蕭天佑目光中浮現出忌憚,先天神兵最強的地方,就是其具備的特性,這已經涉及天地法則,有著種種神奇不可思議的能力。

而凡俗層次能夠讓先天神兵復甦,發揮出先天神兵特性,這自然需要非同一般的實力。

巴陵山一戰的時候,大日宗上一代宗主,也是燃燒精血,這才能夠發揮出大日驚神尺先天特性來,最後非死即殘,動用的代價實在是太大,而麵前的蕭天佑竟然如同無事一樣,實力有一些出乎預料。

要知道此刻的蕭天佑,也纔是武道一品第二境意誌顯化,未來還有進步空間。

九陰幽照神燈源源不斷吞噬著四方的幽綠色火焰,當最後一絲幽綠色火焰被吞噬後,宗主夫人才移動開目光,主動看向遠方的竇長生,緩步朝著竇長生走來,同時溫和開口講道:“聖子此番歸宗,要是有意的話,我可以做主,讓宗主退位讓賢,由聖子繼承陰極宗。”

“這九陰幽照神燈自然歸聖子執掌,不論是聖子親自執掌,還是派遣心腹都可以。”

竇長生看著遠方空地,那是合歡夫人被焚燒而死的地方,合歡夫人死了,足以證明蕭天佑和宗主夫人並不是在演自己,他們是真心相助自己。

這種要是苦肉計的話,那麼這苦肉計成本就太高了,合歡夫人可是合歡宗宗主,神兵執掌者,具備著神魔戰力。

所以這要是苦肉計,竇長生也認了,一尊神魔戰力值得自己死上一次。

話雖然是這麼說,可竇長生心中還是有警惕的,能不死,當然要不死了。

搖頭開口講道:“陰極宗宗主的位置,對於我而言已經是負擔,這一件九陰幽照神燈也一樣。”

要是一件無主的神兵,竇長生當然喜歡了,這種特殊神兵,效果非常不錯。

哪怕殺伐力量不強,可平時夜晚走路,提著九陰幽照神燈照明,這逼格也直接建立起來了。

可這東西有主啊,如那合歡鈴一樣,在合歡夫人死後,立即就飛走消失了。

上一次大日宗和萬法宗死了,大日驚神尺和萬法天輪也一樣。

奪取了峨眉劍,那是和孫峨眉有衝突,這九陰幽照神燈拿到手後,也是立即無法使用,那麼就顯現的雞肋了,最為主要的原因是這背後涉及到了一尊先天神魔。

我普通竇一生謹慎,怎麼可能會像是銀竇那樣跳。

神兵雖然不要,可獲得一尊神魔戰力,這是值得高興的事情,陰極宗終於想通了,開始支援自己了。

渾然忘記了,要不是自己主動上門逼迫,人家哪裡會選擇支援你。

宗主夫人點了點頭,倒是冇有什麼異議,不論是竇長生怎麼做,宗主夫人都能夠接受。

如同蕭天佑忌憚自己鐵心支援竇長生一樣,宗主夫人也忌憚蕭天佑和竇長生關係,二者明明有著殺父之仇,可這蕭天佑一副不在意的模樣,實在是不可思議。

正是忌憚這點,所以宗主夫人纔會選擇竇長生,有蕭天佑幫助竇長生,那麼他們就是二對二,冇有三打一勝算實在是太小了。

而自己支援合歡夫人,勝率都不倒一半,那麼還支援合歡夫人乾什麼?

直接投靠竇長生這一邊,提前鎖定勝利不好嗎。

類似宗主被綁架的話,完全就是鬼話了,就算是暗王出手,想要綁架九大上宗宗主都很難,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當然這是說暗王證道前。

而徐長卿論起本事來,是不如暗王的,所以完全是安撫合歡夫人的話,給合歡夫人一個念想,畢竟都是體麪人。

蕭天佑開口講道:“合歡夫人身死,合歡宗餘下已經不足為懼了。”

“太師輕易就可以剿滅,相信合歡鈴不會在選擇合歡宗內部的人了,要等到事態平息後,合歡鈴纔會再一次出世。”

事態平息四個字,蕭天佑加重了語氣。

這一個平息,不是此番事件,而是要等到竇長生證道後,徹底不能夠乾預凡俗後,合歡鈴纔會出世,重新立下合歡宗一脈。

九大上宗各有各的特點,有不在乎昔日傳下的道統,自然也有人在乎。

而金鈴夫人在意的不是道統,合歡宗存亡與否不在意,也不關心合歡宗能否繼續傳承下去,這一點蕭天佑都曉得,逐漸正在獲得第九天魔的傳承,蕭天佑眼界已經提高了,知道太多太多的隱秘了。

金鈴夫人真正在意的是利益,其要藉助著合歡宗為自己謀取利益。

凡俗層次的資源看不上,可有一些東西很珍貴。

諸多神兵都要在天下大亂走上一遭,緣由就在這裡。

要彙聚天下人心,獲得某一方概念具現化,掌握天地規則。

蕭天佑提點了一句後,直奔主題講道:“這裡結束了,可南溟真人那裡冇有。”

“南溟真人必須要救援,不然這一次會死在大日宗宗主手中。”

“有一句話冇有欺騙太師,大日宗宗主這一次懷恨而來,大日驚神尺的威力不好評估,而且萬法天輪也有可能出現,上一次巴陵山之戰,總歸是要有一個交代的。”

“所以當前是增援南溟真人。”

“我一人前去要隻是大日宗宗主還好,要是萬法宗出現了,那麼會力有不逮。”

“還請太師一起前往。”

“徹底解決正道,消除掉隱患,同時也為暗王前輩報仇。”

“一尺之仇,豈能不報。”

竇長生遲疑一二後講道:“這是正常神魔阻道,了結因果,這番打擊報複,豈不是落了人家麵子。”

大日宗老祖可是先天神魔,這樣得罪了,可不是一生謹慎的暗王性格。

蕭天佑神色一正,沉聲開口講道:“師父有仇,弟子報仇。”

“這是合乎人理的事情,不論是誰來了?”

“都挑不出半個不對。”

“太師無需擔心,要相信暗王前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