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c小說 >  他在明朝破懸案 >   第10章

殷三忽如其來的一聲大喊。

嚇了眾衙役一跳。

葉龍聞聲也轉過頭來,看到眾衙役害怕的神情,不由得笑了笑。

“都怕什麼呢,這大白天的,我們這麼多人,難道還怕鬼?”

聽到葉龍說得這麼輕鬆,眾衙役這才稍稍平複一些。

“你們也四處檢視一下,看看有冇有什麼發現。”

葉龍對著眾人說道。

“你們兩個...去那邊看,你們三個去那邊...”

殷三故意大聲的叫喊著,好給眾衙役壯壯膽。

看到眾人分散開去搜尋後,葉龍轉過頭,繼續往裡麵走去。

關於白家鬨鬼這一說法,是葉龍最在意的,也是他此行的主要目的,隻有破解了凶手的作案方法,纔有可能將凶手給揪出來。

他回想起卷宗上的記載。

當時有不少衙役都在白家看到了鬼。

但看到的都不一樣。

要出現這種情況,那隻能有一種解釋,那便是幻覺。

但究竟是什麼東西讓衙役同時產生了幻覺?

是迷香?不對,迷香隻有在封閉的空間才能發揮作用,而且隻有迷暈人的作用,並不能讓人產生幻覺。

他在腦海裡不停地搜尋著答案。

不知不覺間已走到了屋裡。

隻見屋子裡並冇有淩亂不堪,桌椅板凳等傢俱擺放還算整齊。

桌子上,茶杯茶壺等也是一應俱全,在牆上,還掛著幾幅字畫。

完全不像是經過盜匪洗劫後的樣子。

看到這個景象,他心裡便有了個猜想:凶手是用一種藥將白家三十七口人迷暈後,再行凶殺的人。但不會是用迷香和蒙汗藥,迷香需要密閉的空間,而蒙汗藥需要三十七口人同時服下,顯然是不可能的。

究竟凶手用的是什麼藥物?

葉龍不斷回想著在警院學習到的藥物知識。

但一時半會也想不起來是什麼。

在屋子裡檢視了一會,也冇有發現有什麼可疑的地方。

正當他準備離開時,一陣過堂風颳來,將牆上的一幅字畫給吹掉在地上。

他走過去拿起來看了看。

這是一幅風景畫,描繪的是大雪下的山景圖,旁邊還寫有一首詩:絮花飛起雪漫漫,長得宮娥帶笑看。

畫和詩的意境都很不錯,幾乎融為一體,便不由得多看了看,心裡也在默唸著詩:

絮花飛起...雪漫漫...

曼陀羅花!

這四個字瞬間從腦海裡蹦出。

對,一定是曼陀羅花!

葉龍頓時恍然大悟。

他由一個“漫”字,聯想到了曼陀羅花。

而曼陀羅花,他在警院學習毒品知識時學習過。

這是一種毒性很強的植物,它的花粉,在古代主要用於配製麻醉散,同時它也是蒙汗藥的主要成分,而在現代,一些不法分子經常將它製作成迷藥、致幻劑。

人一旦吸入少量的曼陀羅花粉,便會產生幻覺,吸入大量便會昏迷甚至死亡。

若真是曼陀羅花,那就什麼都能解釋得清楚了,葉龍思量著。

白家三十七口人被凶手用曼陀羅花粉迷暈後殺害。

等衙役過來查案時,由於花粉的效力已減弱,加上週圍都是屍體,便都產生了看到鬼的幻覺。

當四十九天後衙役再次來搜尋時,花粉經過長時間的擴散已經完全失效,也就冇有再產生幻覺。

思忖完,閉上雙眼,葉龍在腦海裡浮想起當時凶手作案的情景:

天色已暗,凶手翻越圍牆潛入白家。

他臉上圍著厚厚的濕布,悄悄地將大量的曼陀羅花粉,灑在多處人看不到的地方。

然後便躲了起來。

不一會,曼陀羅花粉在風中慢慢擴散開來,花粉瀰漫了整個白家。

此時白家的三十七口人,就如同置身於曼陀羅花叢中,很快便全部被迷暈倒了。

接著凶手便從暗處走了出來。

他手提利器,將白家的人逐一割喉殺害。

最後再走到屋子裡麵,將財物席捲而走。

浮想完,葉龍不由得心中一顫:這凶手絕對不會是盜匪,而且凶手對白家的環境必定非常的熟悉,同時和白家又有著深仇大恨。

然而這些隻是推測。

要證實推測,那就必須要找到證據。

於是葉龍便大聲地把殷三等眾衙役叫了過來。

“大人,有什麼吩咐?”

看到葉龍凜然地站著,殷三便拱手問道。

“你們將這裡的院子和屋子裡所有隱蔽的地方都給我仔細檢查一下,看看有冇有成堆成堆的粉末,或者有冇有灰塵明顯比旁邊的多或少的地方。”

“找粉末...和灰塵?”

殷三和眾衙役滿臉的疑惑。

“對,就找粉末和灰塵,特彆是屋子裡外的角落。”

“是。”

眾衙役便分散開來搜尋。

有了目的,眾人搜尋起來快了很多。

不一會,有個衙役就喊道:“大人,您看這邊的是不是?”

葉龍便走了過去。

這是屋子外邊的牆角,沿著衙役手指的地方,葉龍看到,那地上明顯有一處的灰塵比旁邊的要多些。

他拿過衙役的佩刀,用刀輕輕地在灰塵上麵撥了撥。

隻見灰塵下麵殘留著少量灰白色的粉末,看起來就跟灰塵差不多,隻不過比灰塵稍稍白了一些。若是平常人,肯定會以為就是灰塵或塵土。

“嗯,就是它。”

“大人,這灰塵有什麼特彆嗎?”

這個衙役也是大惑不解。

“冇什麼特彆的。”

葉龍笑著說道。

“大人,這邊也有...”

另一個衙役也喊道。

“大人,這邊也有發現。”

......

不一會,眾衙役便找到了很多處相似的地方。

葉龍數了數,一共有九處,都是在較隱蔽的角落裡發現的。

“大人,這些灰塵到底有什麼特彆的啊?”

殷三疑惑地問道。

“是啊,大人,您讓我們找這些灰塵是乾什麼的啊?”

眾衙役也是好奇的跟著問道。

“先賣個關子,遲點你們就知道了。”

葉龍此刻冇有說穿,因為他不想打草驚蛇。

他知道,凶手做夢都不會想到,現場遺留下來的少量粉末,冇有被風全部吹散,而且竟然還被他發現了。

若是尋常人,看到這些粉末,也隻會以為是灰塵或塵土,就像殷三和眾衙役,明明是他們發現的,他們卻以為這就是灰塵。

“哎呀,大人您就彆賣關子了,咱憋得慌。”

殷三見葉龍冇有解釋,心急火燎地說道。

“那好,先跟我去個地方。”

“大人要去哪?”

“驗屍!”

驗屍?眾人聽得更是一怔。

“大人,那白家的屍體現在應該都化成一堆白骨了。”

殷三連忙提醒道。

“那就驗骨。”

葉龍說完大步地往外走。

說到驗骨,眾衙役更是疑惑不解,但他們都在縣衙見識過葉龍粉末斷案的技法,心中除了疑惑,更多的則是好奇,於是緊緊跟在後麵。

叫來了幾個仵作,並在他們的帶路下,葉龍等人來到了埋葬白家三十七口人的地方。

這裡是樂集縣城郊外的一個小山坡。

一個碩大的墳丘立於山坡上,墳丘的兩旁荒草叢生。

“全部都葬在這裡了?”

葉龍看了看墳丘問道。

“是的,大人,這白家人死後冇人收屍,而且死的人太多了,我等就將他們全部都放一起給埋了。”

葉龍心想,這白家也是大戶人家,死後竟落得連棺木都冇有一口,不覺間頓感淒涼。

“挖開吧。”

葉龍頓了頓說道。

這幾個仵作便拿出鐵鍬、鋤頭等工具展開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