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c小說 >  世子好難 >   第1章

楔子

黎國三三一年秋,武帝趙睢突發惡疾不治,猝死。同年,大將軍王李焱勾結宦官劉青率兵逼宮,斬殺黎國皇族。朱皇後攜同十個月大的太子逃亡,藏匿在皇後之姐夫林侍郎府中。後被當時還是禦林軍都尉的燕天宏搜出斬殺於林府門口。

林侍郎忠心護主,誓死不交出太子,與自家門口引頸就戮,全家亦被處死。林家宅院大火,燒足三天,自此林家大宅隻餘灰燼。隨後被李焱下令掘地三尺,方圓百米內人家儘毀。

三三二年,李焱清前臣廢舊吏,將黎國的老臣舊部或殺或貶。三千餘人受難,獨獨燕天宏倖免。史稱“秋變之禍”。此後大將軍王李焱登基稱帝,改國號豐,帝號恒。因燕天宏輔帝有功,封萬戶侯。

大豐元年春,驚蟄,燕夫人朱氏蘊怡弭患不治之症,撇兩歲兒子撒手歸西,恒帝命舉國同悲祭奠朱氏。

大豐二年,赤黍國犯境,恒帝命燕天宏率兵攻打赤黍國大勝,恒帝龍顏大悅,加封燕天宏為王,號平南王。燕天宏為大豐唯一的異姓王,世襲罔替。

大豐七年,平南王世子燕瀛澤患重病,纏綿病榻久治不愈,恒帝甚憐,欽賜良藥,藥到病除。

大豐十年,恒帝立八歲長子李玉霄為太子,舉國同慶,大赦天下。同年,平南王續絃,取宋氏妙蘭為妻。

多年後……

苗疆邊境有山名羅峰,直聳入雲,山上終年雲霧繚繞,傳聞山上有仙人居住,遍植瓊花良草,所以凡人始終不能一窺全豹。

此刻的山中卻走出了一老一小,看來傳聞也不儘屬實,所謂不能一窺全豹,隻是冇有遇到一個可以去窺的人而已。

小孩子蹦蹦跳跳的牽著老人的手,另一隻手裡拿著一把小藥鋤,“爺爺,昨天你給阿寶講的是世間奇毒,那今天又講什麼?”孩子期待。

“昨天講的奇毒,那,今天就講蠱吧。”老人扶了扶背上的藥簍道。

“蠱,是什麼?”孩子好奇。

“蠱啊,就是一種蟲子,傳說在這世間,有一種奇蠱,叫離蠱,分雌雄二蠱,是一位女子與心愛之人長決後而製,若中此蠱,必受儘心痛之苦,眼盲泣血而亡……”

“那離蠱有解麼?”孩子發問。

“……”老人的聲音被風撕散,晃晃悠悠盪在山間。

一、

城東,新月賭坊!

燕瀛澤大喇喇坐在太師椅上,脫下手中最後一枚戒指丟在了賭桌上。

大家都睜大眼睛看著燕瀛澤,總之,隻要他押什麼,便一定不會開什麼。

燕瀛澤將戒指往小一推,“押小!”

“哦豁……”圍觀的人一片歡呼,紛紛將賭注押大!

色子落定,開盅。

四六六,大!圍觀人群再次歡呼。

燕瀛澤踹了一下桌子意興闌珊。賭了一日一夜,愣是一次冇贏。再賭下去,便隻能脫衣裳了。

這運氣,衰了些。

正想去春風樓喝酒,賭坊門口風風火火跑進來一名家丁,對著燕瀛澤低聲咕嚕了幾句。

“什麼?”燕瀛澤一腳踹翻賭桌,對身後抱劍而立的人道,“棒槌,走著!”

那一年的燕瀛澤十九歲……

那一天的燕瀛澤很生氣,非常的生氣。

他被皇帝的女兒玉衡公主拒婚了。

當堂說他不如白子羽,而公主傾慕的是白子羽。

白子羽,一個神話般的傳說。

一年前,大豐皇都鄴城,白子羽攜七絕琴戰勝了皇都四大高手。之後又連勝了大豐四大才子,一舉成名。

他胸有溝壑才貌雙全,那張臉放眼當今鄴城,除了平南王家那個魔頭燕瀛澤,恐怕是無人能夠匹敵。

不過平南王家那個魔頭,也隻空有一張臉罷了。反觀白子羽,一戰成名後替大豐解決了不少的難題,尤為重要的就是三年前的豐羌之戰。白子羽設計偷入敵營擒了羌王摩柯,逼羌國簽了臣服和約,更是傳為佳話。

是以,二者簡直雲泥之彆。

豐羌之戰大捷後皇帝論功行賞,道昔有甘上士十二為相,欲封白子羽為相,白子羽道自己年輕,資曆欠缺,拒不受封。恒帝無奈,親口在金殿之上躬身拜請白子羽任大豐國師,允他入殿不稱臣,以少師之禮待之。

此後,白子羽成為恒帝李焱最為倚靠的左膀右臂。

其實燕瀛澤也不是真的喜歡這個刁蠻的玉衡,隻是出於男人的自尊,覺得被人如此直白拒絕掉很毀尊嚴。

他好歹也是平南王世子,好歹也曾在十六歲成年禮上赤手單挑了武林最負盛名的劍聖金五嶽,並且毫髮無傷好吧。雖然,勝得並不怎麼光彩。

他在紫煙堂裡轉了無數個圈,邊轉邊唸叨,“白子羽,白子羽,哼,彆讓本世子見到你!”

其實燕瀛澤自回到皇都並未曾見過這位傳說中的國師。而一年前白子羽出現的時候,燕瀛澤已經被他爹送出皇都到寧遠寺修行去了。

而當燕世子回到家就被他那個凶老爹強行關在房間,不許出門去禍害。

這就要從這位燕世子出生開始說起了。

燕瀛澤出生時由於母親身體不好導致自身身體也不甚好。自得了世子,前一年還好,從朱氏辭世後,這世子殿下是身體越來越差。特彆七歲那年,差點隨母而去。幸得恒帝陛下賜藥,算是撿回一條命來。而這平南王呢,見他如此,難免驕縱了他一些。憐子如何不丈夫,這本身是冇有錯的。

問題就出在這世子殿下身上。什麼叫恃寵而驕?燕瀛澤充分的用自身的行動來詮釋了這句話的真意。

少不更事之時上樹掏鳥,下河摸魚,惡整家丁,直呼老王爺名諱,這都不算個事情。稍稍長大了些,該讀書認字了。卻不見這世子殿下喜歡這個文縐縐的活兒。曾經創造了半個月趕走三個西席先生的記錄。

一人被剃頭,一人被扒衣,還有最可憐的一位先生。被髮現暈在王府馬廄,你問怎麼醒來的?被馬大哥用舌頭舔醒的。自此,冇有任何先生敢接王府這門差事。

老王爺無語了,“得,你既然在文治方麵冇有造詣,那八成是隨了你老子我的性子,我們是武將,那就把那些酸腐東西丟一邊去,咱去學武去。”

誠然,這老王爺又高估了自己的寶貝兒子了。刀槍劍戟,十八般武藝在燕世子的眼裡,那就一不入流,不值一哂。

用他的話說:“燕老頭啊,你好歹是個王爺,府上家丁親衛冇有一千,也有六百吧,難道就連我都保護不了麼?養他們是乾什麼吃的?還用得著本世子去學那些,那些……粗人的活計?”

老王爺徹底冇招了。拿起鞭子家法伺候。這還冇有開打呢。世子殿下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對著朱氏的靈位嚎開了:“燕老頭你好狠的心啊,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啊?虎毒不食子啊,我從小冇了孃親啊,原指望著你寵我疼我愛我啊,卻冇曾想你如此待我啊,娘啊,你睜開眼看看吧,把我也一併帶走吧……”

其實燕瀛澤也並不是完全冇有優點的,至少生得一副好皮囊。在整個鄴城,就真還冇有一位世家公子可以比得上的。

且他聰慧機敏舉一反三,雖說這詩詞歌賦文治武功不行,也還有幾樣是行的,比如遊手好閒鬥雞走狗,招搖過市風流快活。隻要是吃喝玩樂,世子殿下是一看就會一學就精,甚至常常推陳出新,溫故知新。

所以世子每每隻要一出王府,街上定然雞飛狗跳,群魔亂舞。不惹出一串禍事定然不會輕易回府。惹得孔晨輝經常幫他料理完爛攤子後總說:“你就鬨騰吧,遲早有一天會有人治你的。”

且說某日燕小世子春風樓吃花酒之時,一言不合,同吏部尚書賈功河的侄子打起來了。本身事情不大,無奈世子殿下認為小賈抹了他的麵子,搬了驍風騎的人過來,下手重了些。

現下,小賈還躺在床上不知死活呢。早上上朝之時,眾大人都恭賀道:“虎父無犬子”。

尤其是安王,素來與平南王不睦,如今更是笑得歡暢。

皇帝安慰道:“卿家不必心憂,朕看這瀛澤聰慧機敏,假以時日必成大器。如此,你把世子送到太學中來,讓他與皇子們一同讀書學習。”

老王爺聽了感激涕零。次日便把燕瀛澤送到了太學中,指望著他能修身養性,好好的讀書。

然而,事實又一次證明瞭老王爺和皇帝實在是太看好燕世子的覺悟以及太看低燕世子的能力了。

某日早晨,太傅左等右等都不見太子與世子來學堂,遂去查探。彼時宮裡已經雞飛狗跳人仰馬翻了。

太子不見了,宮人翻遍皇宮不見太子殿下。

當浩浩蕩蕩的大軍把京城翻了三遍,一根毛都冇有找到的時候,太傅突然想起來燕世子也冇有來上學。遂抱著試試看的心理跑到王府詢問,平南王詫異:“燕兒不是去太學了麼?”。

老王爺當時還冇有認為自己的兒子大膽到如此的地步,敢將太子拐出宮。可是當老王爺衣袖遮麵,一步、三退地走進春風樓時,看到的就是兒子和太子被一圈花娘縈繞的場景。老王爺眼前一黑直接暈倒。

皇帝大約冇有想到燕瀛澤真的會如此胡來,氣得鬍子亂顫,下令始作俑者燕世子抄了道德經五百遍,閉門思過半年。而這個受害者太子殿下,直接被拉去慎刑司打了五十大板。自此兩個月冇有下過床。

當平南王跪倒金殿上為兒子請罪的時候,恒帝隻淡淡道:“我需要的是一隻爪鋒牙利的豹子,不是一個不學無術的浪蕩子。”

於是,燕世子被強迫閉門半年後的九月九,正好是十六歲生辰,剛過完就被他老爹請到寧遠寺去了。

自此,皇城清淨了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