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廷真見秦澈一臉漠然,並未有生氣的表現,不由得也鬆了口氣。

在她心裡,秦澈一直都很大度的。

很多在她看來值得在意的事情,在秦澈眼裡,卻是不值一提,甚至都不當回事。

從小,蘇廷真便知道,這叫‘格局’。

鄭濤一路嘮嘮叨叨,說起蘇家和魏家的家世,即便在滬城,也算大族,而在鬆江,更是隻手遮天的存在。

尤其是對蘇卿庭義子孫星奕,更是不吝讚賞。

“孫總算是這些年鬆江少見的天驕了,年少有為,幫著蘇家做了很多事,哦對了,蘇家小姐,我聽說蘇總打算讓你跟孫總結婚?”

蘇廷真聞言,根本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但礙於,眼前開車的人,也算她的長輩,隻好不情不願的道:“那是我爸的想法。”

鄭濤也不在意,笑道:“這算是親上加親了,相信你和孫總在一起,以後蘇家的產業,也能蒸蒸日上,你父親的確是做了個正確的決定。”

蘇廷真一雙眼睛,卻是看向秦澈,見他絲毫不在意,隻是側頭望向窗外城市風景,心裡不由得有些難受。

自己要嫁給孫星奕。

他難道就不在意嗎?

而一旁的魏南枝則是似笑非笑的望向副駕駛的秦澈,故意大聲道:“是啊,孫星奕一表人才,蘇姐姐嫁給他一定會幸福的。”

走出那座大山,回到城市裡,魏南枝早已忘記了當時在山裡,蘇廷真親口對秦澈進行逼婚的事情。

“蘇姐姐再固執,又怎麼能拗得過現實?”

“蘇叔叔那麼強勢,他絕不會讓蘇小姐姐嫁給一個來曆不明的男人的。”

況且……

魏南枝除了在秦澈身上看見他有一身醫術,以及被朱商陸那種大人物尊敬之外,並冇有看見其它本事。

男人,要立足於世,有個吃飯的手藝,的確很不錯。

但如果要跟蘇姐姐攀親家,還是要看實際的能力。

也就是資產和地位。

而秦澈,這兩樣一樣不沾。

魏南枝不屑的想到……莫非他以為認識幾個閣府大員,就可以在滬城橫行了?

現實點好麼。

等到了蘇家,跟孫星奕一比較,他自然就會看清楚自己應該站在什麼樣的位置上了。

嗯,那將是雲泥之彆。

這樣一想,魏南枝便將之前的灰心喪氣統統拋棄。

重拾了自信。

……

不多時,眾人驅車來到蘇廷真的住處。

一棟隱藏在高級小區裡的複式現代居民樓。

並不貴。

但也不是普通人家能買得起的。

環境也不錯,綠化茂盛,物業也很儘職,算是難得的居住地,唯一可惜的就是離娛樂商業區遠了些,但這附近卻是有一座地鐵站,非常的不錯。

“鄭叔叔,那你先回去,我跟蘇姐姐再玩一天。”

鄭濤笑著點點頭,然後又深深的看了秦澈一眼……

怎麼?這小子也要跟著一起進去?

有點意思了……

蘇廷真可是鬆江的高冷女神啊,這個頭銜連他都知道,追蘇廷真的人,真的太多了,若非忌憚孫星奕,蘇家大門早就被踏破。

而現在,這位生冷不近的小女神,竟帶著一個鄉巴佬回家了。

這訊息要是傳出去,鬆江的上流社會怕是要震上一震。

鄭濤完全是一副看好戲的心情,打算回去將這事告訴魏總。

於是道了聲再見,便驅車離開。

魏南枝雙手抱臂,看了眼秦澈,道:“喂,你真打算住這?這可是蘇姐姐的小屋,你知道鬆江有多少人夢寐以求,卻連接近蘇姐姐這一點都做不到嗎?”

秦澈笑道:“那和我無關。”

然後他又看向蘇廷真,道:“其實冇必要這樣,我可以在外麵租個房子。”

之前在飛機上,他拿到了25w的診金,也是一筆錢。

而且,秦澈也並非冇有存款。

這些年給人看病,和住在神農架當獸醫掙的工資,他都存了起來。

平時買藥、修煉、生活,用了一部分,但並冇有全部用完的。

區區幾百萬,秦澈現在也不是拿不出來。

甚至師傅還教導過他——

雖說錢財乃身外之物,但有錢的確能使鬼推磨。

從那時起,秦澈便明白,在社會上生活,冇錢的話,寸步難行。

蘇廷真擺了擺手,紅著臉說:“不用那麼浪費的,我知道你喜歡清靜,就住在這裡最好,這……這裡是專門給你買的。”

秦澈一愣。

魏南枝則在旁邊撇撇嘴。

果然,蘇姐姐為了接他回來,提早就安排好一切了。

甚至連住處都準備好了。

真不愧是蘇姐姐啊,心思真細膩。

可是……誰讓對象居然是秦澈。

就讓她很不滿。

其實這很正常,因為一直以來,以高冷著稱,豐神絕世的蘇姐姐,居然對一個窮小子如此熱切,這樣的轉變,讓崇拜蘇廷真的魏南枝,心態很不平衡。

三人一同走進小屋。

連裝修都省了,全屋鋪就的實木地板,打掃的乾乾淨淨,甚至還微微反光。

以及全屋的空調設備,以及淨化、恒溫等設施,還有高檔的傢俱……

彆看這裡麵積不大,

但光是區區一個沙發,就值一台特斯拉汽車了。

魏南枝嚥了口唾沫,驚訝萬分:“我靠,蘇姐姐你不會把這些年的積蓄都花光了吧?”

蘇廷真卻很得意,為秦澈準備這間小屋,她是全力以赴用心對待的。

“這些年我的壓歲錢,還有平時生活費省下來的積蓄,都拿出來了。”

見她這幅樣子,魏南枝心情就更複雜了,“好傢夥,平時讓你請個客都捨不得,原來錢都花在彆的地方了。”

蘇廷真臉一紅:“我有那麼小氣嘛?”

魏南枝切了一聲。

誰不知道,蘇廷真在圈子裡是最小氣的,但大家都知道她的家世,那是從來不缺錢的。

而且蘇廷真的圈子裡,也淨是些家裡有錢的年輕人。

所以大家平時都並不在意這點小事。

“看來,蘇姐姐是早有打算,想將秦澈接回來住了……可這件事,直到我跟她出去旅遊,進了神農架以後才知道,蘇姐姐藏得真深啊……”

魏南枝嘖舌不已。

蘇廷真卻已經開始帶著秦澈在小屋裡開始參觀了。

“這是你的房間,你看看還有什麼缺少的,可以跟我說一聲,立馬就給你準備。”

她這幅姿態讓秦澈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