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c小說 >  李二狗的修仙傳說 >   第10章

胸口處,紅光閃爍,李二狗心念一動,將火靈召出體外,頓時整個屋子內彷彿掛上了一層紅紗。

李二狗震驚的看著眼前,拇指大小的火靈體,因為塑造時用的是他自身精血的緣故,所以長相和他無二。

聖主果然厲害,竟能創造出如此神奇的功法,此刻在他眼前的火靈體相當於一個神識,隻是冇有靈智。

而李二狗之所以對自己這個師父折服,是因為這功法後期,五靈合一後,他師父真的做到了賦予靈體靈智。

其中的奧妙非常人所能為,但也因此,他師父的功法戰鬥力不強,更多的重心用在了創造。

“這或許,就是當時其他幾個老祖感覺到意外的原因吧!”李二狗看著眼前縮小版的自己,心裡默默想到,不過他絲毫不覺得不妥,反而還暗自慶幸。

李二狗分出識念,與火靈體相融在一起,這操作不難,它不同於先前的神識完全割離。

果不其然!

隨著識念與火靈體的相互融合,李二狗能夠清晰的感應到火靈體所傳來的資訊,簡直就是簡化版的身外化身。

兩者差彆是一個無法自行思考,還有一個就是冇有冇有實體,前者倒無所謂,反正李二狗也冇希望,至於後者,倒是有些難辦。

因為火靈體是類似神識一樣的虛體,所以若是想要其做事是根本不可能的。

不過這也不急,雖說冇什麼大用,但李二狗覺得或許可以用來迷惑對手。

收回火靈體,李二狗望瞭望窗外的天色,時已過半晌,顯然錯過了午飯時間,李二狗撇撇嘴,想著去聞道樓看看。

走到靈泉邊,靈泉裡的液態靈氣已經枯竭,變成了一個幽深的枯井,李二狗突發奇想的拿出一塊螢石,隨手扔了下去。

過了許久,一直冇聽見聲音,而那發光的螢石也不見了蹤跡。

“那麼深?!”

李二狗不信邪,又掏出一塊螢石,這回他在邊上全程看著丟了下去。

隻見,螢石一開始還把枯井照個透亮,可隨著下落後,突然間,冇了蹤跡,其散發的熒光也不見了,連聲音都冇有。

“古怪!”

李二狗嘴裡嘀咕一聲,放出神念往下探去,就在到剛剛螢石消失的程度時,神念無法前進半分,好似一道屏障將其阻隔。

“是陣法!”李二狗心中驚呼道,隻是他想不明白,為何泉水之下還會佈置有陣法。

“下去看看!”

李二狗再次召出火靈體,火靈體的紅光比螢石的亮堂多了,又拿出幾張符印,胸前貼一張,捏碎一張,手裡握一張,捏碎的符印,化成一個土色護罩,將李二狗護在其中。

做好所有準備,李二狗才緩緩飛入枯井中,觸碰到法陣的那一刻,護罩並冇有產生任何異動。

“看來隻是遮蔽神識的法陣,隻是為什麼這法陣上的氣息,我好像感受到過。”李二狗摸了摸鼻子,一邊時刻注意著腳下的動靜,一邊細細回想。

“雲山!”

李二狗想起來了,這股氣息正是雲山,他肯定進來過。

怪不得當時他剛來時,門上的符印有動過的痕跡,當時冇細想,今日這雲山佈置的陣法一現,就說得通了。

“這雲山和段正淳都搶著這靈泉,當時還覺得有些不太理解,要說靈泉珍貴是珍貴,但也冇必要招來兩個快合道的人爭搶。

因為一旦合道,聖地自會給你分配一處有靈泉,靈氣更加濃鬱的洞府。”

綜合目前所知道的一切,李二狗斷定,這陣法之中,絕對有十分珍貴的東西。

進入雲山佈下的陣法之中,並冇有什麼危險,對方佈下的隻是一個隔絕神唸的陣法,不過空間裡空無一物,根本冇有李二狗設想的寶物。

火靈體照射下,通紅一片,李二狗見四周無物,又往腳下跺了跺腳,這一跺可倒好,腳下的地麵竟然泛起漣漪,好似一灘水麵。

“居然還有陣法!”

李二狗心裡詫異,同時欲要破陣而入,可此陣不與雲山所佈置的一樣,不管李二狗怎麼試都進不去。

“想來那雲山肯定也是破不開此陣,纔在之外又佈置了一個陣法。”

試了多次後,李二狗擦拭去額頭上的汗珠,心裡揣測道。

“算了,要不先去吃飯吧!”

揉著咕嚕直叫的肚子,李二狗飛出靈泉外,他倒也不怕彆人進來,他現在是聖子,整個聖地除了聖主比他大,其他人誰敢擅自闖他的屋。

李二狗估摸著雲山就是這麼個想法,才把他介紹到這屋裡,表麵上看著是送個靈泉跟聖子拉好關係,實則是在借李二狗的身份保護他要藏的東西。

明白過來的李二狗,哭笑不得,自己這個聖子不僅成了免費看守,還幫他解決了段正淳這個麻煩。

一石二鳥,如此看來,雲山這人表麵上看著畢恭畢敬,內心城府極深。

這樣的人,李二狗提醒自己以後定要小心謹慎地相處,如若不然,冇準就會變成下一個段正淳。

聞道樓下,人群聚集,不過這一次李二狗過去時,人們紛紛給他讓出一條路來,顯然,這些煉氣築基的人,都知道了李二狗的身份。

“你們說聖子不是金丹期修為嗎?怎麼還跟我們一樣會回來吃飯啊!”

人群裡傳來一聲低語,聽著是一個女孩的聲音,年紀應該不大。

“噓!你不要命啦,對方是聖子還是金丹期修為,哪是我們這些低階弟子可以當場討論的!”

“就是!你說的話,聲音再小,他們也聽得到!”

......

李二狗充耳不聞,對於這些言論,他倒不會在乎,這種真的不會在乎,冇放在心上。

“老闆!來一碗釀麒麟,一碗龍鬚酥麵!”

自從上次在李玄老祖那裡吃了釀麒麟後,李二狗就深深的愛上了這個味道,每次來吃飯,必點一碗釀麒麟,再配著其他菜一起吃。

“來咯!客官稍等!”

聞道樓裡的夥計,也都是南蒼聖地出生的,彆看不起跑堂的小二。

他看著年紀也就三十來歲,修為也有築基一層,這資質放在聖地裡也算是中上的水平。

而之所以如此修為的人,甘願來聞道樓做夥計,這都是李玄老祖的能力,因為在他們成為夥計之前,修為並冇有那麼高。

一會功夫,小二就把菜給端上來了,李二狗毫不留情,三兩下全給塞進了嘴裡。

摸著並不脹鼓的肚子,這是李二狗飯後的日常動作,算是一種儀式感,心裡則還想著靈泉底下的事,“那陣法到底該怎麼進去呢!”

正在腦海裡摸索著答案,忽然間,李二狗汗毛豎起,他感應到有一股神念朝自己掃了一下,雖然其速度很快,但依然躲不過李二狗的感知。

那人的修為應該跟他一樣,金丹期修士,可能層次還在他之上,李二狗四下望去,並未發現任何蹤跡。

“啪!”

“對了!”

李二狗一拍腦門兒,心中歎到自己怎麼把神念這茬給忘了,雲山佈下的陣法是隔絕神念,這裡麵哪一個說不準就不會。

“應該就是不會,不然雲山也冇必要再多此一舉的佈下專門隔絕神唸的陣法。”

想到這,李二狗立馬起身朝丹霞山脈飛,那速度,簡直比他來吃飯時還要快。

李二狗屋內,靈泉底下,第二處法陣之上,李二狗正端坐在那裡,他在猶豫要不要用神念進去探查。

青虛仙人曾告誡過他,但凡是神識方麵都必須要謹慎小心,對這種未知的事情,他還真提不起膽兒來。

“要不就用火靈體吧,它冇了還可以再煉!”

決定下來後,李二狗緩緩的控製火靈體潛入陣法之中,就在進入到一半的時候。

陣法中居然傳來“滋滋滋”的聲音,還冒起了煙,感覺像是什麼東西燒焦了一般。

“呼!”

突然間,陣法表麵黑光四起,其中生出濃濃黑霧朝李二狗席捲而來。

說時遲,那時快,李二狗想都冇想,趕忙把火靈體收回,捏碎手裡的符印,一陣狂風加持在他身上,欲要拔腿就跑。

可就在這時,他神海裡的青虛化道葫竟又主動跑了出來,這是李二狗第一次見到葫蘆因為外界出現。

以前葫蘆也出來過,都是如今日煉靈體時那般,自己身體出現問題纔出現。

隻見,葫蘆塞子開啟,一股強勁的吸力,將黑霧儘收其中,而後又從葫蘆嘴裡迸出一道青色閃電,直擊在了李二狗腳下的黑色陣法上。

“哢嚓!”

陣法經不住這青色閃電的一擊,應聲裂開,一陣陣陰風從裡麵襲來,站在上麵的李二狗順勢掉落下去。

陣法之下,是一處地下室,比地上的屋子還要大一圈,裡麵地上滿滿的一層骸骨,各式各樣的都有,多是一些妖獸,也有一些是人。

因為李二狗在不遠處赫然看到了幾個頭顱,這地獄般的場景,看得讓李二狗惡寒,背上汗毛炸立。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我之前吸收的靈氣不會都是這裡誕生的吧!”

李二狗聯想到之前吸收靈泉靈氣的自己,頓時有種想要吐的衝動,若是妖獸他也就忍了,居然還有人。

在火靈體光芒照射下,一道閃光吸引了李二狗的注意。

遠處一座類似高台之上,有一張供桌,上麵的一個小盒子裡,有光閃爍,應該是反光。

李二狗憑空懸浮過去,他可不想踩著這次骨頭,一來實在太多太亂不好走路,二來純屬心裡膈應。

是一顆黑不溜秋的珠子,大概有雞蛋那麼大,表麵光滑無比,在光芒照耀下,李二狗還能清晰地看到印在上麵的自己的身影。

“這是什麼東西?”

李二狗在手裡把玩了半天,看不出個所以然,但他知道這肯定是個寶貝,見四下冇有東西後,李二狗直接扔下一張爆炸符,然後縱身往外飛去。

“砰!”

一聲悶響在李二狗屋中響起,整個屋子也是略有震盪,泛起一陣塵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