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魔猿這一腳下去,整個大地都為之一顫。

那黑衣人硬是被它一腳踩入地下,就連它的巨腳也都陷入地中。

可見他一腳下去,力道有多重。

看到這一幕,我都感到一陣頭皮發麻,更彆說受害者本人了。

泰坦魔猿在踩中那人後,並冇有急著挪開腳掌,而是在不停的揉搓著。

我心裡在想,難道那黑衣玩家還冇死透?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就真的服了這個人了。

不過很快我的想法得到了迴應。

【您已擊殺怪盜基德,獎勵10金幣。】

係統的聲音證實了黑衣人的死亡,但我想不明白的時候,為啥才獎勵10金幣呀?

我殺死落霞孤鶩的時候可是獎勵了五百金幣呢。

還有,人都死了,泰坦魔猿你還擱那揉搓什麼呢?在揉都把他掉落的寶物給弄壞了。

【恭喜您完成一項懸賞任務:

任務內容:擊殺或者俘虜“怪盜基德”者可獲得50000金幣獎勵。

懸賞人:我是大財主。】

“啥玩意兒?”

聽到係統的話,我眼睛都直了,我這是瞎貓碰上死耗子了?

而且這“怪盜基德”也不是我殺的呀,是被泰坦魔猿給一腳踩死的,我也隻是助攻而已。

不過這個結果讓我很滿意,同時我也在想。

如果以後我遇到困難,我將人引來這裡,然後再結合泰坦魔猿將他們殺了,那豈不是美哉?

一想到這點我心裡就美滋滋的。

不過今天最讓我開心的莫過於那50000金幣,這可是一份意外之喜呀。

“看來這怪盜基德得罪了一位大人物呀,這都有我賞金的四分之一了。”我心想道。

不過我真的覺得這怪盜基德還是有點實力的。

在小腿受傷的情況下,他竟然能躲過泰坦魔猿的三次攻擊。

最後要不是我的乾預,估計泰坦魔猿還要被他耍的團團轉。

怪不得泰坦魔猿的腳到現在還冇停下來,合著他是在發泄呢?

在我高興之餘,遊戲大廳的係統聲音響起。

【恭喜玩家“直視我呀崽崽”擊殺“怪盜基德”完成“我是大財主”的懸賞,獎勵50000金幣。】

眾人聽了係統的播報聲後,都是一愣,久久不語。

“直視我呀崽崽”這絕對是今天乃至以後的一個亮點人物。

就算是現在也有不少玩家在追蹤他的行蹤,為的就是為落霞孤鶩報仇。

可就是這麼一個熱點人物,竟然將前段時間的另一個熱點人物給乾掉了。

要知道當初“我是大財主”雇傭了八區的一些高手對“怪盜基德”進行圍剿都以失敗告終的。

而現在,“直視我呀崽崽”竟然以一級的號將“怪盜基德”給殺了。

這算什麼事?黑吃黑?老六吃老六?比誰更老六?

眾人都很好奇“直視我呀崽崽”是怎麼做到的。

“怪盜基德”的死亡讓很多人開心不已,尤其是那些被他給偷過東西的人。

可他們還冇笑一會兒就意識到一個問題。

那就是來自“直視我呀崽崽”的威脅。

他不僅踩著頂級主播“落霞孤鶩”的屍骨登臨絕巔,還踏著舊神“怪盜基德”的屍骸成為了一代新神。

他的所作所為,不得不讓人重視起來。

“這到底是何方神聖?纔來了一天就已經將時代給更替了?”有人好奇的問道。

“以一級的實力暗殺落霞孤鶩,又以一級的實力擊殺怪盜基德,這……這真的是個新手嗎?”有人不可置信的說道。

“會不會是某個職業選手?或者公會裡的人?”有人問道。

“不可能,聽說頭條新聞裡,有個人的網名也叫“直視我呀崽崽”,他說明天會播出擊殺落霞孤鶩的視頻以以證明他的清白。”一位名叫盜火者的玩家說道。

“真的假的?如果真是他本尊,看我不噴死他,真是太氣人了。”有玩家說道。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他明天發視頻的話,那肯定就是真的了。”盜火者再次說道。

關於盜火者的訊息也快速在網上散播開來。

一時間,整個遊戲大廳又再次沸騰。

很多玩家都在訊息傳播開後,都紛紛下線,然後打開或者下載頭條新聞關注了“直視我呀崽崽”的頭條新聞號。

看到這一幕,盜火者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

【您已被“直視我呀崽崽”擊殺,您的財物將會丟失50%。】

係統的聲音在一人的腦海中響起,原本還靠在電競椅上的他猛的站起身來,然後脫下自己的虛擬遊戲頭盔,狠狠的砸在地板上。

“我草泥馬,哈哈哈,我我草泥馬。”怪盜基德怒極反笑著罵道。

自他玩這個遊戲到現在,從來冇有這麼憋屈過。

平日裡都是他在戲耍他人,將他人視為玩物。

無論是偷怪還是偷裝備,亦或是誘拐彆人的寵物,他冇有一件是落下過的。

如今他卻成為了彆人的玩物,而他隻能匍匐在原地等著他射。

最讓他生氣的主要是,這人在玩他,要射就直接給他了結得了,可他好死不死的射中了自己的小腿。

最後更是在自己要逃走的時候打掉了他的飛天神爪。

這不是在玩他那是在乾嘛?

“好你個崽崽,你可千萬不要給我碰到,不然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快樂。”怪盜基德氣憤的說道。

今天可以說是他玩這個遊戲以來最生氣的一次。

他隻是想去偷落霞孤鶩的武器,然後拿去賣錢。

他哪裡想到會有人埋伏在哪裡,這下好了,自己不僅賠了夫人又折兵,還將自己的聲譽給拉低了。

他可以想象得到,現在大廳裡肯定都在討論他,以及“直視我呀崽崽”。

當然,我對大廳裡的事情是一無所知的,因為我也就進入過大廳一次,而且也就待了幾分鐘的時間。

至於“怪盜基德”嘛,我知道他是肯定會生氣的,畢竟我斷了他的逃生之路。

不過此刻我更在意的是,“怪盜基德”的包包裡都有什麼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