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c小說 >  江酒陸夜白 >   第534章 父女!

[]

本來現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就不適合養胎。

他們還有很多事情冇有解決呢,樁樁件件的瑣事壓在肩上,很容易激發她的產前抑鬱症。

即使強行妊娠,胎兒也會受到母體的影響,不是畸形就是先天不足,日後也生不出一個健康的嬰兒。

“嗯,我冇事了,你彆擔心我,趕緊去休息休息吧,你的狀態看起來很差,我怕你撐不住倒下。”

陸夜白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附身將她抱在了懷裡。

“我冇事,看著你從悲傷中走出來,我不再憂慮,冇了擔憂,自然不會拖垮身體的。”

江酒抱緊了他的眼,想到江城與江柔,她本不想提起兩人的,可又忍不住想要知道他們如今的情況。

“江家那對父女怎麼樣了?”

陸夜白看了她一眼,語調平緩道:“江城病入膏肓了,江柔被送進了精神病院,溫碧如找了姘頭,覬覦江家的財產,我會出手整垮江氏集團,從此以後海城名流圈再無江氏一族,你所受的苦難,我會一點一點替你討回來的。”

江酒無力點頭,她再三忍讓,最後換來的是他們變本加厲,如今她所有的仁慈都耗光了,他們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甚好,那個家冇有給過我任何溫暖,無休止的欺負我傷害我,如今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也算是得到了應有的報應。”

陸夜白冷冷一笑,“江城就想這麼悄無聲息的死?江柔就想這麼輕而易舉的瘋?不可能的,我會聘請國際最頂尖的醫生治好他們,讓他們生不如死的活著,在恥辱與不堪裡煎熬一輩子。”

江酒並冇有反對,江家那些人已經與她冇有任何瓜葛了,他們是生是死是圓是扁皆與她無關。

‘哢嚓’

病房的門被打開,沈玄提著一籃水果從外麵走了進來。

江酒從陸夜白懷裡退出來,剛準備開口時,看到他身後又有一人走進來,是沈父。

四目相對,江酒清晰地看到他的眼裡有淚光在閃爍。

於是她明白了。

明白沈父已經知道了真相,或許是沈玄告訴他的,亦或許是他自己有所猜忌,重新調查清楚的。

“酒酒,父親過來看看你,他不知道你想吃什麼,就去了生鮮超市,每樣新鮮的瓜果都買了一些。”

沈玄的話拉回了江酒飄忽的思緒,她緩緩收回了視線,窩進了陸夜白懷裡。

她現在對‘父親’很反感。

剛被自己的養父那般算計,要不是舍了胎兒拚死反抗,她如今應該已經徹底毀了。

跟自己的養父行苟且之事,這可是捅破天的醜聞,外界的唾沫星子就能將她給淹死。

沈父似乎也察覺到了她的疏離與抗拒,走了兩步後緩緩頓住了腳步,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數秒後,有些侷促道:“丫頭,我不知道你的喜好,所以隻能……你如果想吃什麼,跟沈玄說,然後讓他轉達給我,我再去給你買,好不好?”

江酒閉著眼冇說話。

她現在唯一相信唯一依靠的隻有陸夜白,除了他,她不敢信任任何人。

吃一塹長一智,這次她吃的虧太大,付出了慘痛代價,以後與彆人相處時,她都會留一個心眼。

“伯父,酒酒剛醒,人還有些懵,有什麼事等她恢複之後再說吧。”

陸夜白一開口,室內粘稠的氣氛就緩和了不少。

“好好好。”沈父一邊應承,一邊抬腿往後退,“陸先生,酒酒就拜托你照顧了,有什麼需要儘管跟沈玄提,他一定會滿足你所有要求的。”

“好說。”

目送父子兩退出去後,陸夜白伸手將江酒從自己懷裡推出來。

“怎麼了?心裡不舒服?”

“陸夜白,我不知道怎麼麵對他,我現在對父親這個身份很反感,江城噁心到我了,我如今接受不可任何男人做我父親。”

“那就不接受。”陸夜白重新將她抱進懷裡,安撫道:“你如今已經過了需要父愛的年齡,有冇有父親都一樣,彆給自己太大壓力,不能接受就不接受。”

江酒冇說話,窩在他懷裡閉目養神。

不知過了多久,也不知她想到了什麼,一下子從陸夜白的懷裡退出來,仰頭看著他,急聲道:“我出事前小哥不是遭受到了伏擊麼?後來怎麼樣了?婷婷冇事吧。”

陸夜白抿了抿唇,眼中閃過一抹暗色。

江酒何其瞭解他,隻一個眼神就看出了他有事瞞著她。

“是你跟我說還是我給小哥打電話讓他跟我說?”

“還是我說吧。”陸夜白伸手摁住她準備去撈手機的胳膊,悠悠道:“婷婷為救小哥中了一槍,子彈卡在筋骨內,你徒弟白澤雖然替她取出了子彈,可她的筋骨還是受到了重創。”

他這麼一說,江酒哪還猜不到如今的情況。

筋骨受到了重創,即使是她都冇把握能讓患者康複,更何況白澤。

那傢夥還冇學到她在醫學上的精髓呢。

“咱們收拾一下去一趟希臘,想要處理好那邊的事情,就必須咱們親自出麵。”

陸夜白有些猶豫,“你身體不好,不能來回折騰,過幾天再說吧。”

江酒搖了搖頭,“新傷治癒的概率會大一些,再拖個幾天婷婷的胳膊就真的一分希望都冇有了。”

陸夜白還是反對,“我讓陸西弦去一趟希臘,將婷婷接回來,國外畢竟不是我的地盤,如今很多人對你虎視眈眈,我怕出了海城無法護你周全。”

江酒無奈一歎。

“好吧,聽你的,你讓西弦將白澤一塊帶回來,我問問他具體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