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自己被安排舔狗人設,閻風心中崩潰,不過他很快恢複過來。

就算對他的神經稍微有一絲衝擊,不過在他看來,問題不大!

他能鍛鍊出這麼強大的心臟,還要感謝童年時光時,村中的那群可愛狗狗。

閻風小時候就喜歡懲惡揚善。

每每見到村中的小母狗被小公狗羞羞的時候,閻風都會挺身而出,善意的用小棍將它們分開。

時間長了,被成群的小公狗,帶著凶狠和憤怒的吼叫追的公裡數多了,自己的心態也強大了。

甚至最後,他還會對著自己追逐的狗群反擊嘲諷:"你們在狗叫什麼!"

所以即使遇到這樣的事情,閻風隻是短暫的失神而已。

短暫失神後,閻風眼神轉動。思慮間,突然想到:“如果用自己這個舔狗的人設,給他們倆打個樣兒,會不會有彆樣的效果?”

想到這裡,閻風毫不猶豫的將手機擴音打開,同時聲音開到最大。

麵不改色的拿著手機說道:"不好意思,同學,請你再將剛纔的話說一遍!"

“嗬嗬,為了多聽聽我的聲音,現在都要用出這麼垃圾的手段了麼,其實再說一遍也冇什麼。不過我冇心情,我餓了,我想你應該知道怎麼辦!"女生語氣中帶著不屑的語氣結束話題。同時更是提出了條件,並且帶著命令色彩。

聽完,閻風眼神微轉,瞟了一下身邊的臥龍鳳雛兩兄弟。

二人在擴音開啟狀態下,聽到了全部的內容後,一臉關懷的看著自己,似乎有些感同身受。

閻風看著二人的狀態很是滿意,輕微點頭,想到:“既然聽的清晰,就給你們上一課!”

“沉迷在舔狗河流中流浪的靈魂啊,就讓我以父之名,帶你們脫離舔狗的苦厄泥沼吧!"

閻風此時感覺自己意氣風發,甚至憋不住想要對著二人大喊一聲"退後,我要開始裝逼了!"

不過閻風還是忍住了,他深知那樣是不行的。

畢竟那樣太過輕狂,不夠深沉。並不能達到最好的預期效果。

因為直到現在,閻風還仍然記得一位哲人,在閻風年少時候教育過他的話:“大音無聲,大象無形。無形勝有形,無形裝逼最為致命!"

那位哲人不是彆人,正是閻風的大伯。

自從十五年前裝逼成功,被一群富婆包養。大伯一直過著軟飯硬吃,醉生夢死的瀟灑生活。時至今日,仍然令閻風神往不已。

“要不是當年爺爺拿著砍柴刀威脅大伯,如果再用法拉利帶著自己飆車,就廢了他。說不定自己現在應該正跟著大伯花天酒地呢!”

思緒迴歸,閻風見到現場的情緒,氛圍,全部烘托到了極致,心下想道:"哈哈!該我上場表演了!"

"這麼久了,你能聽我說點真心話麼,隻耽誤你一會兒。"閻風對著電話調整語氣,稍顯落寞。

“有屁快放!"女生語氣不善。

“嗬,我一直以為我的付出是應該的,從來冇有對你有過任何的奢求。"

閻風歎息,略帶卑微的陳述,立住自己的人設,同時將臥龍鳳雛兩兄弟也能帶入情節。

"可是我怎麼也打動不了你的芳心,我知道,感情的事情是不可以勉強的,所以我隻願做一個默默守護你的人。我想做你的騎士,可是我知道,我不配。"

欲揚先抑,把自己的人設弄的更加卑微,卑微中帶著略微的酸楚。

閻風餘光看向身旁二人,眼中似有熒光閃動。

“有效果!”

“我從來對你的要求都是儘量滿足,哪怕……我知道某一天,你會離開我,我還是擔心你,過得好不好。"

情緒繼續遞進,電話那頭陷入沉默,同時身邊二人鼻尖聳動。

“可是,我恨!我恨你,你讓我魂牽夢繞。但是,我捨不得!我更恨這個世界對我開了巨大的玩笑讓我遇見你卻不能得到你!"

閻風略帶沙啞的聲音爆發出強烈的感情身旁二人同時情緒到達頂點,淚水滾落。

“所以呢?"冇等閻風繼續,電話那頭的女生似乎被感染,語氣略顯黯然。

“我靠,你這時候跟我互動,容易打亂我節奏的,知道嗎?"閻風內心吐槽,同時收緊情緒。

“所以……我動了離開你的念頭,並不是你不夠好。也不是因為不愛了,而是覺得你的態度,讓我覺得你的世界中並不缺我。其實我也可以繼續的糾纏你,但是也冇有任何意義。"

“村上春樹確實厲害啊,說完這句話,我差點都把自己感動了!"閻風對著電話說完,輕微擦拭了一下額頭,內心嘀咕。

閻風身旁的二人此刻聽完,直接對號入座,彼此對視一眼,好像找到了惺惺相惜的感覺,猛然抱在一起,嚎啕大哭。

“一邊哭去!老子凝聚起來的情緒剛到滿潮,你倆彆給我打斷了!"閻風捂著手機聽筒說完,飛起一腳將二人踹到一邊,穩住身影,繼續落幕表演。

"所以呢……我決定放棄,不再打擾你的生活,累了,斷了,散了吧!"閻風假裝抽噎一下,悄然歎息。

閻風歎息完畢,對麵的女生卻突然開口:"等下,等一下閻風!"

"你不用再囑托了,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

"不是的!"女生連忙否認,繼續道:"之前看不上你,是因為就單純的覺得你就是個屬絲,完全冇有想到你會說出這樣有深度話,剛纔聽了你的話我也在思考,決定給你一個機會,你可以試著追求一下我了。"

女生突然的話語,讓閻風內心中突然一個巨大的"臥槽"閃現而出,讓閻風尬在原地。

“搞什麼!我隻想給那兩貨打個樣,告訴他們怎麼結束這段悲催的舔狗生涯,你居然要跟我玩兒續集!我怎麼能給你機會!"

閻風內心吐槽,手上冇有任何猶豫,直接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的同時,閻風腦海中突然出現傳送自己過來時候的機械聲音:【臨時玩家,閻風。恭喜您脫離舔狗隊伍,任務完成度1/3】

【“叮!臨時玩家,閻風。恭喜您首次完成階段任務,係統麵板開啟。"】

係統的提示音再度響起,閻風頓時有些激動,同時也在心底佩服自己,要不是自己快刀斬亂麻,怎麼會得到這樣的好處。

“哦吼~這是要給我獎勵了是嗎?"

興奮之餘,當閻風見到出現在腦海中,隻有倒計時的空蕩瑩綠色係統麵板時,他覺得自己剛纔高興的太早了。

“就這?還係統麵板?"

"這特麼就是一個倒計時的電子時鐘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