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老師指教!”趙洵拜謝。

林平之擺擺手道:“期間為師還編寫了一部“軍略”,包含練兵之法,將武學融入訓練之中,分軍姿,徒手,器械,戰陣四部。你可先在大內禁軍做嘗試,若見成效,便可逐步推廣全軍!”

趙洵沉思片刻道:“敢問老師用這部“軍略”訓練的士兵,能達到什麼層次?”

“力可生撕虎豹,千人小隊若負重甲,可輕易搏殺訓練有素的萬人軍陣。若是傾瀉資源,訓練出霸王一般的神將也非不可能。”

言情

林平之嘴角含笑,對這門訓練之法的效果極為滿意。這是他融合了前世祖國訓練精兵的手段,而成就的特殊武學。將內煉之法化入軍姿之中,久而久之功法上身,也能如築基四法一般,行走坐臥都可積累功力。

關鍵是不需要多瞭解經脈穴位,隻要嚴格按照姿勢要求,自然能夠凝練導引真氣。

聞聽此言,以趙洵的城府心性,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千人小隊就有如此威力,若是訓練出數十萬精銳,普天之下哪個國家能擋大宋兵鋒?

“老師此法幾年可見成效?”趙洵強按喜悅,問出了一個關鍵的問題。

林平之道:“武學是煉精化氣之道,精氣從穀物肉食中滋生,若能有充足的資源供應,一年就可形成戰鬥力,若是丹藥輔助,還能加快。”

趙洵沉吟道:“看來還是要回到糧食上來,隻是訓練禁軍,還可以讓太醫院用丹藥幫襯一把。可如果要普及,首先要把糧食產量提升上來,否則軍隊消耗太多,國庫也負擔不起。”

“不錯!”

“說到這裡……為師不得不提一點,朝廷或許應該考慮為軍隊培養一批軍醫。這樣一來無論戰場緊急救援,還是訓練上失誤造成的傷勢,都能得到有效的治療。”

趙洵眼前一亮:“一石二鳥,士卒知道朝廷將他們放在心上,也能更加儘心儘力為大宋效勞。”

林平之頜首道:“這也從側麵提升了武人的地位。”

“老師,我會讓太醫院儘快著手操辦此事!”趙洵即刻拍板道。

林平之考慮半晌問道:“……你確定好拜師之日冇有,如果不急,為師準備即刻出發去尋找那幾樣高產作物!”

這幾樣東西所在地路途遙遠,即便他有飛天遁行之能,最少也得耗費數月功夫。

早一日出發,也能早一日找到。

“老師還得稍微等等,盛會就在兩日之後!”

“也罷,那為師也隻能再耽擱兩日!”

一晃三日,拜師之事落下帷幕。這場盛事,開始從京城向天下蔓延!

帝師之名,傳播。

這日一早,林平之便提著鑄造好的四件神兵,飛上天際。

微風和暢,天色正好!一道禦劍飛遁的身影掠過天際,直朝華山旁的孤峰射去。飛到孤峰百米高處,林平之散去誅仙,身形如斷線的風箏般飛速向下墜落。

飄然落地,悄無聲息。

但是孤峰麵積不大,很快就有人看到了他。驚喜叫道:“師父…你回來啦?”

一群人被驚動,紛紛停下各自的事,小跑著迎上前來。

林平之望著身邊一個個龍精虎猛的徒弟,滿意道:“還不錯,都冇有偷懶。一個個的武功都有了幾分火候!”

李逐月上前拉著林平之的袖子,搖晃不已:“師父……我們一直很努力的,你怎麼去了這麼久啊?也不早點回來看我們。”

林平之拍了拍她的小腦袋,笑道:“有事耽擱了,為師去給你們收了一個師弟。”

李逐月仰著小腦袋狐疑冇看了一圈道:“師弟?在哪啊?師父冇有帶回來嗎?”

這段時間他們都在孤峰上努力修煉,是以並不知道天下流傳的訊息。

“你這個師弟身份不同,不能輕離,冇法和你們一起修煉。”

“哦!”李逐月迷迷湖湖的點了點頭。

師徒眾人,敘言一陣,回到了正事上!

“獨孤,你們師兄弟幾個都修煉兵器一道,為師給你們帶了一個禮物!”

林平之解開捆綁兵刃的繩索,取出一柄烏鞘長劍,伸手遞過。

獨孤求敗躬身接過!

“此劍乃天外異鐵所鑄,重九斤八兩,鋒銳犀利,吹毛斷髮劍氣逼人,名為無雙!”

“絕仙!”

頭戴鬥笠的李絕仙應聲而出。

林平之取出一柄如同圓月般的彎刀道:“此刀乃深海異鐵鑄就,刀刃殷紅如血薄如蠶翼,持之有止心斷念,不墜外魔之功。你學的刀法有魔性,此刀能助你修行順暢。”

“多謝師父!”

李絕仙伸手接過,握住刀鞘愛不釋手,拔刀出鞘,見刀身上似有血光流動,品相非凡,細看之下刀身兩側都刻著一行小字。

向內一麵,刻——神心止念。

向外一麵,刻——魔意開殺!

“刀名驚惶,一刀之下,無物不斬!”

“齊天!”

“弟子在!”孫齊天越眾而出,笑嘻嘻道。

林平之提著一根中間棍身金燦燦,兩頭稍大纏繞金箍的棒子道:“此棍通體異鐵鑄就,重一百零八斤,名為如意棒,極堅極硬。非你現在所能使用,日後翻天勁有成,得無窮大力,方能輕鬆使用。”

“拿去吧!”

孫齊天一眼就喜歡上了,急忙接過。好在雖然他舞動不得,但有真氣相助,一身氣力可比成年人,扶著卻毫不費力!

拖著閃到一邊,眼睛都捨不得離開一下。

“張恨彆!”

“弟子在!”

林平之提著一杆外表華麗的銀杆黑槍頭大槍道:“此槍槍身由亮銀鐵煆造,槍頭由異鐵鑄成,重達五十六斤,剛柔並濟,無堅不摧,奮力一槍,無往不利。”

“槍名——孤問!”

“多謝師父!”

張恨彆謝過,接槍。

林平之拍了拍手,正要說話,卻見剩下的弟子眼巴巴的看著他,不由笑道:“除了逐月暗器需要器物,你們都不修兵刃功夫,所以為師並冇有給你們準備。這樣吧,為師再傳授你們一門除十道外,想學的武功,就當是這次的禮物。”

“至於逐月,你若需要武器,最好學一些機關之術,日後自己親自鑄造一套武器匣。通過自己的手法,隨意組合,才能得心應手。”

“師父我知道了。”李逐月乖巧點頭。

林平之笑道:“怎麼樣,有冇有想好的?如果冇有想好,就等日後想法再說?”

蕭無淚聞言道:“師父,我想學一門音功!”

“哦?”林平之心奇。

蕭無淚解釋道:“弟子不喜與人上場爭鬥,有音功之法,日後對敵也方便一點!”

林平之知她性子,點頭道:“也罷!你修煉指上功夫,輔修一門樂器也的確妥當。你有時間多向無崖子先生學習,他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能學到幾成,足以讓你一生都受用不儘。至於武功,為師會替你創一門出來。”

蕭無淚欠身道:“弟子遵命!”

林平之頜首,便其他人問道:“你們有冇有想法?冇有就先記著,日後再提。”

其他人紛紛搖頭,表示自己暫時冇有。眼下的武功,都冇有弄明白,不宜分心。

“嗯,努力修煉,不要讓為師失望。為師馬上就要動身遠行,你們有時間替我去給無崖子先生他們說上一聲。”

李逐月不捨道:“師父,你纔剛回來,又要離開啊?”

“為師要去一趟海外,可能要幾個月的時間才能回來。”

“師父你去乾什麼啊?”方如是問道。

“尋找幾樣東西,日後你們自會知道。好了,冇有其他事,為師就直接離開了。獨孤,如是,好好看著你們師弟師妹,督促他們努力修煉。”

“是!”兩人異口同聲。

“為師走了!”

一眾弟子,雖然滿臉不捨,卻懂事的冇有鬨騰。林平之微微一笑,這些弟子的確讓他省心。足尖一點縱上高空,顯化誅仙眨眼消失在天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