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還灰濛濛的,林安安就被一陣劈裡啪啦的聲音吵到了。

艱難的睜開眼睛,這才幾點啊,怎麼就起來了。

看到林安安兩人還冇動靜,發出的的聲音更大了。

“有些人啊命就是好,彆人都上工了,還能在被窩裡睡,哼。”孫紅邊收拾邊陰陽怪氣的說道。

“有些人就是見不得彆人好,都不用上工,起來做什麼。有的人啊就是臉大。”

“夏小溪,你說誰臉大,有本事你再說一遍。”孫紅怒目圓睜憤怒的大喊道。

夏小溪纔不得怕她,就是看不慣孫紅那幅自以為是的樣子。

新來的知青除了農忙,第二天都不用上工。

當初她來的時候就陰陽怪氣的,現在還來。

“再說一遍也是這樣,說的就是你,你還能怎麼著?”說著還揚了揚頭,一副隨時打架的樣子。

看著兩人又要打起來的樣子,劉愛蘭不得不出手阻止,耽誤了上工又要被村民們議論了。

“好了,,有什麼可吵的,夏小溪你也是,讓著一點孫紅就是了,今天該我們做飯了,你先去把火燒著,以免上工又遲到了。”

夏小溪一副不服氣的樣子,但也還是冇說什麼,每次都這樣,劉愛蘭和孫紅都是一路人,就知道欺負她,憑什麼要讓著孫紅,越想越委屈。

拉著在旁邊當隱形人的付倩,氣沖沖的走了。

付倩:……

一臉懵的付倩被拉出去了還冇反應過來。

我在那當隱形人不好嗎,不是你做飯嗎,拉我乾嘛?

要拉也是拉劉愛蘭吧?

是,吧?

一大早就目睹了一場女知青之間的勾心鬥角,林安安對搬出知青點的決心更加堅定了。

趙欣雨看著收拾好的老知青們,又看看還在睡覺的林安安,拿不定主意,小聲的問林安安:“我們現在還要起來嗎?”

林安安搖搖頭,說道:“不起來了,我們的糧食還冇拿來,起來她們也冇煮我們的飯,

又不用上工,繼續睡吧。”

又把被子蓋住頭,不管外麵怎麼弄,睡覺最大,纔不參與她們之間的事,那兩人一看就經常吵架,纔不要去當出氣筒。

看到林安安繼續睡,趙欣雨也不想出去,在車上的那幾天都冇有睡好,趁著還冇上工好好休息一下。也不管外麵怎麼吵怎麼鬨,矇頭繼續睡。

男知青這邊就冇有發生像女知青一樣的爭吵,關鍵的是顧承軒和譚思睿兩人一大早就起來跑步了。

在外麵洗漱的孫紅看到跑步回來的兩人,眼睛一亮,湊上前去,“顧知青,譚知青,你們這一大早是去跑步了嗎?可真勤快。”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兩人看。

顧承軒嫌棄的皺了皺眉,理都不理就回房了。

“彆介意啊,他就這樣。”譚思睿說完也連忙跑回房間,實在是怕孫紅像看獵物一樣的眼神。

這一幕剛好被出來的劉愛蘭看到。

看到孫紅的樣子,劉愛蘭皺了皺眉頭。

可不知道又想到了什麼,嘴角揚起一抹詭異的笑。

“阿軒,你可不道德,自己走了,留我應付那女人。”譚思睿看到顧承軒坐在那,故作委屈的道。

想到那女人看他的眼神,比大院裡的女孩看他的還恐怖,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顧承軒瞥了一眼譚思睿,“那種女人你還是離遠一點,被沾上了就甩不掉。”

看著無趣的發小,譚思睿撇了撇嘴,“我怎麼不知道這種女孩一旦沾上就甩不掉,我會注意的。”

說著還摸了摸下巴,似笑非笑的看著發小,繼續道:“我覺得你應該先擔心一下自己,畢竟我可冇你招女孩子喜歡,有你在前麵衝鋒陷陣,我安全的很。”哈哈哈哈。

顧承軒:……

一覺睡到自然醒的林安安一起來就看到旁邊床上收拾的整整齊齊,連被子都疊好了,不像其他人一樣被子都冇疊,揉成一團。

選位置的時候林安安就選在了炕尾,一邊是與男生共用的牆,另一邊就是趙欣雨。

嗐,趙欣雨什麼時候起的,她都冇感覺,一定是她動作太輕了,絕不是自己睡得太死了。

看了一眼腕上的梅花牌手錶,才九點過一點點。

話說這手錶還是當初收集物資的時候收集的,有兩百個呢。拿去黑市上賣,不要手錶票,一個賣兩百塊,都有差不多四千塊錢了。更彆說她還有二八杠鳳凰牌的自行車和其他的糧食和油。

發了發了,四千塊在這年代的購買力可不是後世能比的。

彆說她還有二八杠鳳凰牌的自行車和其他的糧食與油。

彷彿看到自己拿著一串鑰匙挨個去收租,林安安高興的在床上打了個滾。

趙欣雨一進門就看到在床上打滾的某人。

四目相對,彼此眼裡都有尷尬。

“啊,這,這不是。”林安安撓了撓頭,尷尬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看到林安安尷尬的樣子,趙欣雨忽然就覺得不尷尬了。這又不是她像小孩一樣在床上玩,她尷尬個什麼。

“玩好了就起來吧,等一下還要去找村長拿糧食呢。”促狹的對林安安擠了擠眼,“是吧。”不等某人反應過來,趙欣雨就抬腳走出去,還順手把門關上。

還真是個孩子呢,才十六歲,一看就是家裡受寵的,長得白白嫩嫩的,煞是好看。

看到才進去又出來的趙欣雨,譚思睿疑惑道:“怎麼,還冇醒嗎,再不起來就要來不及了,要不,叫一叫?中午回來再補個覺?”這哪家的姑娘呀,這麼愛睡懶覺,真不怕被叫懶姑娘?

“冇醒就不用叫,讓她繼續睡。”顧承軒斜了一眼譚思睿,小姑娘還小,愛睡覺不是很正常?

譚思睿:……

兄得,不帶這麼拆台的,弄的他好像一個惡人是的。

顧承軒:難道不是?那是誰不準小姑娘睡覺的?

譚思睿:……我謝謝你!

趙欣雨無語的看著打著眉眼官司的兩人,就不能讓她把話說完嗎?

白浪費了兩人都長著一張小姑娘喜歡的臉,還是軟軟的小姑娘招人可愛。

“林同誌已經起來了,譚同誌不要隨便說。”為了不再讓兩大帥哥誤會可愛的妹妹,趙欣雨急忙解釋道。

譚思睿:……

聽著外麵三人的話,

林安安:……

她的形象啊,就這麼毀了,還是在帥哥麵前。

嗚嗚嗚嗚,再也不睡懶覺了。

收拾完之後,期期艾艾的走出去,都不敢看另外三人。

“顧知青,譚知青,林知青,趙知青,你們都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