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c小說 >  陳黃皮宋妙妙葉紅魚 >   102

前一秒陳山還在說,無論新術財閥家族發明多麼堅硬、先進的飛船,都無法靠近那神秘的光洞。

後一秒,我就看到一道模糊的影子。如閒庭散步般走向光洞。

也許是太過吃驚,我甚至冇有掩飾自己的情緒,這也引起了陳山的注意,他尋著我的目光望去,隨後連忙伸手擋住我的眼睛,一臉嚴肅道:"我知道你強大。可是你該聽我的!你就這麼看著它,絕對會失去心智的。"

聽到這話。我微微一愣,隨後意識到一件事,那就是陳山看不到那道影子。

隻有我能看到?

這究竟是因為我眼力驚人,還是其中另有隱情?

我沉聲問道:"你看不到那邊有人?"

與其猜來猜去,不如直接問他,我也想從他的神情看一看。他究竟是在說謊,還是真的看不到那個人。

陳山聽了我的話,有些困惑地蹙眉道:"你在胡說什麼?那地方怎麼可能會有人?其溫度直高,若不是乘坐飛船,即便是在這個距離,人也會覺得滾燙,更彆提在那裡了。"

嘴上這麼說,但陳山還是忍不住朝那邊瞄了一眼。

他鬆了口氣,更加篤定道:"看來你是精神壓力太大,出現了幻覺。我看你還是去休息吧,然後好好變強。等待屬於你自己的使命的到來。"

我的使命?被真我吞噬,失去自我嗎?

我冇有說話,隻是繼續盯著那個地方。

陳山見我冥頑不靈,有些惱怒地皺起眉頭,終究還是冇有再阻止我,隻是他時刻做好了準備。生怕我被那光洞吸引,徹底失了心智。從這飛船中離開,葬身於宇宙中。

我不在乎他是怎麼想的,一雙眼睛依然直勾勾盯著那道模糊的影子。

這時,那影子突然停了下來,他像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竟然站在那漆黑的光洞漩渦外,緩緩轉過頭來。

而當看清楚他的臉,我不由踉蹌退了兩步,一顆心撲通撲通地狂跳!

那站在光洞漩渦外的,分明就是我陳黃皮!

不。應該是那就是真我!

此時真我身著一身大紅色長袍,他身姿挺拔。風神俊朗,衣襬獵獵翻飛。

而那五彩霞光籠罩在他的周身,襯得他好似九天玄鳥,長著一對五彩的翅膀。遺世獨立,好不威風。

他嘴角噙著笑。眼底卻寫滿了冷漠,望著我。就像是望著自己的獵物一般。

他張了張嘴,衝我說出一句話。然後便轉身緩緩走進了漩渦中。

神秘的漩渦在這一刻,突然化作一張八卦圖。由陰陽兩極接軌處緩緩向兩邊打開,待他進入後。便再次合上。

那令所有新術財閥家族都聞風喪膽的光洞,真我卻將其當作是宅院一般……

不,也許那根本就是真我的宅院,所以任何想要靠近光洞的人,都被他視作入侵者,也自然都逃脫不了被滅的下場。

我站在那裡,隻覺得渾身都冒了汗,滿腦子都是真我剛纔看著我,說的那句話。

他說:"好好享受屬於你最後的這段人生。"

嘲弄、冷酷,他就這樣給我宣判了'死刑'。

而我這一刻,竟然生不出任何反抗之意,甚至在剛剛產生一種強烈的衝動,那就是奔向他!

自以為強大的我,竟然在剛剛,有種想要讓真我接納我,心甘情願成為他一部分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