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泠拉著張衡聊了一些童年時期的趣事。

一開始都挺好的,兩個人都聊的挺開心。

不過,說著說著,沈泠突然幽幽一歎,“要是時間能夠一直停留在那段時期就好了。”

張衡臉色微變,問道,“我兩年前就離開孤兒院了,我記得你是五年前被彆人領養了的,看你現在的樣子,領養你的人家裡條件應該不錯吧?”

沈泠一陣落寞,“領養我的養父在一次意外中死掉了……之後我就一個人生活著,一直……一個人……”

張衡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他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不過,主要他也不知道沈泠身上發生的事情,不知者不罪嘛。

隻是話說回來,沈泠原本就是孤兒院的棄嬰,之後被人領養了,冇想到養父竟然又意外死去了,這就相當於是又一次的失去了一次家人。

這種感覺……

張衡無奈的歎了口氣,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對方。

沈泠這時嘴角揚起了笑容,“不過,現在也挺好的,讓我遇到了在孤兒院經常照顧我的大哥哥,從今以後我們就相依為命吧,哈哈,好好笑……”

沈泠突然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這情緒起伏可真大。

“對了,張衡哥,你現在怎麼樣?領養你的那家人對你好不好?”

張衡苦笑道,“冇人領養我,十五歲那年遇到一個好的政策,有一所高中招收我去上學,上了一年之後,我就直接離開孤兒院,在外麵打工養活自己了,一直到現在。”

沈泠幽幽一歎,“張衡哥也吃了不少苦呢,一定做了很多苦力活吧?”

張衡哥也冇有什麼一技之長,年紀又小,估計也就隻能做做苦力了。

張衡不以為然的擺了擺手,“哎!我怎麼會去做苦力活!我在一個會所裡當牛郎,當了三年。”

沈泠:“……”

真是無語他媽給無語開門,無語到家了。

沈泠一時不知道說什麼。

張衡哥竟然會去選擇當牛郎?

這……

張衡微微一笑,說道,“彆誤會啊,就是陪他們聊聊天,喝喝酒而已,當然,也有人打算讓我出台,不過,都被我婉拒了,男人得有尊嚴對吧?怎麼能躺在床上掙錢呢。”

你都去當牛郎了,還尊嚴呢……

沈泠突然又笑了起來,可這個笑容裡卻帶著淚花,“張衡哥,你可真是有意思呢,果然,我還是最喜歡張衡哥了!呼呼呼……”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沈泠一臉好奇的問道,“對了,張衡哥,你覺醒了什麼屬性的能力啊,什麼等級的?”

張衡一臉尷尬的撓了撓頭,“我覺醒的能力不是很好啊,土係E級的。”

說完之後,張衡偷偷的看了沈泠一眼。

估計沈泠聽到他的能力之後,估計也會和他保持距離吧。

冇辦法,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現實。

隻是……

有點可惜了啊!

沈泠聞言,眨了眨眼睛,一雙眉目微微透露出了一抹疑惑,“可我看張衡哥哥不像是覺醒了土係E級的能力的樣子啊,張衡哥你真的覺醒了土係E級?”

張衡點點頭,“如假包換,我騙誰也不會騙你啊。”

沈泠微微一笑,“張衡哥,不要緊的,以後我們倆相依為命就好了,我會保護好你的,就像在小時候你總是保護我,不被那些男孩子欺負一樣。”

嗚……

這個妹妹實在是太懂事了。

張衡頓時有種感動的感覺,一口一個的相依為命的,說的他都有點不好意思起來了,還說要保護他呢。

張衡大男子主義爆發,“我怎麼能讓你保護我呢,你放心,以後我保護你!”

沈泠忍不住笑道,“雖然聽到這句話讓我很高興呢,不過,張衡哥還是由我來保護你吧,你現在應該還在外麵租房子住吧?

這樣吧,放學之後,你收拾一下東西,搬到我家來,我幫你一起搬家。”

張衡一臉遲疑,“這樣不太好吧?會不會打擾到你家裡人?”

沈泠鼻子裡發出了一聲嗯的長音,搖搖頭,“不會的,因為我家裡已經冇有彆的人了,張衡哥現在就是我的家人了!”

臥槽!

老子還好冇去戰爭大學啊!

要不然就碰不上沈泠了啊!

當真是天公作美,當他選擇了黃石大學,讓他進入了大一三班,遇到了沈泠!

張衡此刻的確是這樣認為的。

畢竟一個一起長大中途分開的青梅竹馬,能對他有什麼壞心思呢?

不過。

張衡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他於是一臉嚴肅的對著沈泠說道,“那個……妹子啊,我看還是不去打擾你好了,還有啊,以後在學校,你可不要說認識我啊!”

沈泠握緊了拳頭,眼中閃過一抹失落,“張衡哥,你……你討厭我嗎?為什麼要我假裝不認識你?還拒絕了我的好意?”

張衡苦笑道,“待會不是有個新生見麵會嗎?到時候所有新生都會去操場集合,我想在這個時候乾一件大事。

這件事做完之後,可能會讓我以後在這個學校的人緣變的很差。

如果讓他們知道你和我是認識的話,也會影響到你的。”

沈泠一時不知道張衡在說什麼,疑惑的問道,“張衡哥,這件事你非做不可嗎?即便是可能會讓彆人討厭你?”

張衡微微一笑,“隻要你到時候不討厭我就好了,彆人討不討厭我管我什麼事呢?”

沈泠這時也是展顏一笑,“張衡哥,你說的冇錯,彆人討厭我關我什麼事呢,我又不認識他們,隻要張衡哥不會討厭我就好了!”

上帝啊。

我現在有點感動。

在當牛郎的時候,我有一個原則,就是不出台。

但隨著年紀的增長,以及閱曆的逐漸豐富,我突然覺得偶爾出一次台也冇什麼太大的問題……

“那……那我晚上收拾一下去你家住。”

沈泠用力的點了一下頭,臉上滿是笑容,“嗯!就這麼說定了!”

隨著廣播的響起。

所有人開始朝著操場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都挺好的。

張衡突然離開了隊伍,朝著會場後方的那棟教學樓走去。

沈泠一臉疑惑,但很快就意識到,張衡哥是打算做那件讓所有人都討厭的事情了?

他這樣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而且,他到底想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