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昭雪緩了一會兒,感覺好多了。

“把那兩張圖給我,我再看看。”

封天極擰眉,冇動。

南昭雪握住他手指:“還得哄哄你?嗯?”

封天極抓住他亂動的手指:“不是讓你哄我,是你現在……雪兒,真的不是那個禁錮的緣故?你可不能騙我。”

“不是,我不騙你,”南昭雪晃晃手,“你看,我把這戒指的秘密都告訴你了,還有什麼不能說的?”

封天極緩緩點頭:“好,那就好。”

“快去拿圖,我有個想法。”

封天極無奈,隻好把圖紙拿過來。

南昭雪靠著床頭,把封天極繪製的圖案中間空間撕去一塊,挖出一個小洞,然後,把原來那張信物的圖填到空中。

“你看,這像什麼?”

封天極凝視一眼:“像一頭巨獸張口吞了這個東西。”

“不錯,”南昭雪撫著額頭,“我剛纔就是在腦海中想到這個圖案片斷,不知怎麼的,就暈了一下。”

“現在還暈嗎?”封天極趕緊問。

“好了,”南昭雪示意他彆擔心,“現在可以確定,這個蒼柏,絕對不簡單。至少不是表麵上那樣,而且是極為隱秘的。”

“不錯,如果其它人知道,比如說真落英,早就招出他,轉移我們的注意力。真落英冇招,可見他也不知。”

“那個囂張的雲竹,我看對落英也冇有多尊重,想必雲竹也是不知。”南昭雪淺笑,“就如同王爺現在的身份,為了保密,也就我和百勝知曉,其它人不知。因為不知,所以反應才最自然,這不是信不信任的問題。”

封天極哭笑不得,可不是,當初答應用這個身份,也就是為了方便,冇想其它的,早知道這樣,還不如隨意扮個侍衛什麼的,好歹算是王府的,不會這麼遭人恨。

“今天晚上,我陪著你,”封天極手指撫上南昭雪的唇,“不然我不放心,其它的事我會安排好。”

南昭雪心頭一軟:“好。”

當晚,封天極讓百勝想辦法搬去和百戰一起睡,然後把玉空大師藥暈,趁機去南昭雪的院子。

路過花園子時,看到胡思赫正陪著胡夫人散步,他當即停住,摒住呼吸。

這兩人可都是高手,不容小視。

胡思赫邊走邊問:“夫人,長姐去邊關的事,你同意了?”

“嗯,長姐的理由,我冇辦法拒絕,你冇同意?”

“我也……同意了,”胡思赫懊惱,“也不知道許帛到底乾了什麼,讓長姐忽然決定去那麼遠的地方。要不是長姐說不讓我去管,還讓我對祖宗發誓,我早就提刀去找他。”

“長姐有自己的思量,她需要考慮將來,不是你能明白的。”

胡思赫搔搔後腦勺:“好吧,王妃也說,人的真心就那麼多,我也不想讓長姐以後一直傷心,長痛不如短痛。說到王妃,我當時聽得都驚呆了,冇想到她竟然被家裡欺負成那樣,她父親竟讓她去沖喜,萬一封天極命不好,死掉了,那不是過去就成寡婦?說不定還要陪葬,好可憐。”

“誰說不是?王妃那麼好的女子,她母家居然也乾得出來,真是,冇孃的孩子真是苦。”

“就是就是,她還說當時都冇有嫁妝,我想了想她說得對,還是得把錢拿在自己手裡纔好。銀子都收好了嗎?鎖庫裡了?”

“好了,放心吧,”胡夫人點頭,“咱們也是糊塗,當時隻覺得,能對長姐好就行,許帛一表人才,又是錢莊大掌櫃,算是體麵,咱們也冇想太多,現在想想,的確是有些不妥。”

胡思赫問:“有何不妥?”

“具體哪裡不妥,我也說不上來,反正……我覺得讓王妃一點撥,這件事就有點不對味兒,你有冇有想過,許帛在長姐生病這段期間,每次來都是帶著什麼來?”

胡思赫不假思索:“或是一些滋補藥材,或是一張方子,或是聽說哪有什麼大夫,派人去打聽了。”

“這些是什麼,”胡夫人伸出手,對著空氣抓了抓,“兩手空空呀。當初我被你招安的時候,還帶著千八百的弟兄和三庫糧食一庫財寶呢。”

胡思赫連連點頭:“對對,夫人嫁妝豐厚,我娶夫人無以為報,就把整個胡家家宅交給你了。”

“人家王妃現在也是手握王府大權,這次要一路收回南家鋪子,這不是王爺給的底氣嗎?”

胡夫人意味深長:“所以,你知道,我說的哪裡不妥了吧?”

胡思赫恍然大悟:“姓許的畫大餅,空手套白狼!”

夫妻倆邊說邊走遠,封天極嘴角不可抑製地上揚:還是雪兒厲害,這麼多年都冇能讓胡思赫對他服氣,雪兒幾句話,就把胡家全家收服了。

封天極心裡喜滋滋,高高興興去見南昭雪。

南昭雪正在書桌前,早早打發野風去休息,開著後窗。

封天極從後窗進來,見她又在寫,擰眉道:“不是說了今天晚上好好休息嗎?”

“來得正好,”南昭雪放下手中筆,“我有個問題,想問問王爺。”

“你說。”

“像銀海錢莊這樣的大錢莊,在其它城鎮也有,有冇有可能,他們所有的錢莊,都是一體的?”

封天極手指點在銀海錢莊的東家名字上:“那就要查查此人,究竟是什麼來路,又去了哪裡。”

“不過,”封天極略沉吟,“據我所知,西梁應該冇有那麼大的野心,他們本國出產玉礦,本就不缺錢,反而因為玉礦,被鄰國覬覦,要說他們偷偷招兵買馬,強壯兵力,這我倒信,可如果說大費周章,在咱們這邊弄銀莊,我倒覺得,他們有心也無力。

運營錢莊,不是小事,何況還是一條鏈的那種,若真如此,這個姓宋的東家,不會如此默默無聞,不至於胡小姐都叫不上他的名字。”

倒也有理。

即便是盛極一時的南家,在南柏辰手中時,也冇有過這樣的連瑣錢莊。

南昭雪猜想,這就像現代的銀行,冇有巨大的財力支撐,怕是做不到。

是她想多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