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幾,龍蝶就被吸入了水晶球,哦不,幻境球中。

動盪的霧靄緩緩飄蕩,沉重地捲到那裡渡到那裡,在暗沉沉的田野裡奔騰而過,彷彿融雪的春潮,或者嫋嫋升入天空,稀薄蔚藍作螺旋狀,像是香爐裡飄出來的煙氤。

龍蝶遠遠看見麥田裡有個畸形的人影,第一印象很是震驚,龍蝶感覺他有好幾米高,頭上長著粗長的角,背上還有翅膀,身材高大魁梧,渾身散發著王者之氣。

那人,難不成就是皇甫龍蝶的父親,皇甫君冕?傳說中的魔神王?

龍蝶正準備上前去,四周的原野倏然變成點,線,麵,最後變成了小城鎮的模樣。

而這座小城市不是普通的城鎮,而是蔡麗絲在現代社會從小居住的地方,待過近十幾年的故鄉。

龍蝶走進一條小巷子裡麵,順著巷子走進了一棟破舊的小公寓,公寓的六樓就是蔡麗絲的老家,小公寓旁有一家老舊的早餐鋪子。

龍蝶進公寓前,先走進了這家早餐鋪子。

熟悉的菜單,油滋滋的桌椅,被油煙燻黑的牆壁,一切都是那麼熟悉。

早餐鋪子空無一人,但是爐上還熱著一笹小籠包,龍蝶取了一提小籠包,一提裡麵有六個。

她又拿了一個小白碟,加了點調料,坐在餐桌上,把六個小籠包全吃進了肚子。

龍蝶雙手合十,闔上雙眼,道:“謝謝款待!”

龍蝶轉身上了公寓樓,來到一扇破舊的鐵門前麵,門是半掩著的。

龍蝶走進房間,來到臥室,一個病危的女人憔悴地躺在床上,已經奄奄一息了。

床旁邊坐著一個小女孩,小女孩握著女人的手,趴在床邊睡著了。

“水……”女人似乎用儘了全力才從嘴裡憋出了這個字。

小女孩醒了,連忙拿著杯子接了一杯水遞給女人。

女人喝得很急,水不斷從她的嘴角旁流出,沾濕了床單。

女人喝完水,帶著哭腔說道:“對不起,麗絲,是媽媽拖累你了。”

小女孩低垂著頭,聽到女人的話後直搖頭,女人如果能看到她的眼睛,就會發現小女孩現在噙著淚水,雙眼猩紅眼眶裡的淚水打轉。

“冇有,媽媽,你冇有拖累我,你會好起來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們好好的!你不要說這種話了!”

“我的病我自己知道,我隻是覺得,真的苦了你了,孩子,你的父親早逝,我自從得了這病又變成了廢人,如果不是你……”

“媽媽,求你不要再說了!”

女人憐惜地看著女孩,摸了摸她的頭,“嗯好。”

小女孩那會兒也預感到了後麵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可是她不敢,真的不敢想下去,媽媽是在這個世界上她唯一能依靠的人啊!

她是家裡的頂梁柱,可是頂梁柱她今天要倒了,她的家再也不是家了。

牆上的時鐘快速轉動,滴答聲映襯著這靜寂的房間,冇有一點人間煙火味。

第二天。

黎明,像一把利劍,劈開了默默的夜幕,迎來了初升的陽光。

小女孩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她旁邊睡著的媽媽,她把媽媽抱的更緊了。

小女孩的手碰到了媽媽的胸口,停留了幾秒後又把顫抖的手放在媽媽的鼻子前。

她像被火燙了一般急忙收回手,肩膀不受控製地抖動起來。

小女孩的臉變得鐵青,齒縫裡抽了一氣,整個身體縮成了一團,看起來可憐極了。

龍蝶走到床邊,小女孩看不見她。

床頭櫃上有一瓶開封的農藥,褐色的液體被裝在透明的塑料瓶裡。

龍蝶上前蹲在床頭櫃的旁邊,伸出手指輕輕一碰,那瓶液體傾瀉而出。

龍蝶看著不斷湧出的水,麵無表情地道:“嘣!”

周圍的景物又開始變成了線條,開始變換形狀了。

未聞其人,先聞其聲。

一陣對話聲傳到了龍蝶的耳朵。

“不準養她!養那個賠錢貨乾嘛?”

“那個女娃就是個掃把星轉世!剋死了他父母親,誰敢養她就等著倒大黴!”

“你彆這麼說,再怎麼樣麗絲也是我姐的女兒。”

“你姐的女兒又怎麼樣?你自己說,是不是自從你姐和你姐夫生了她之後事事不順,年年走下坡路,你姐現在已經死了,她的棺材本又冇多少錢,我們已經往裡麵填了不少錢了,你居然還想幫她養小孩?我們把她送到孤兒院去不就行了嗎?反正餓不死她不就行了嗎!”

“可是……”

“彆可是了!就這麼辦?聽你的還是聽我的?咱們自己都過不了好日子,都快揭不開鍋了,吃了上頓冇下頓,你還想家裡再多一張嘴?”

“可是她現在在這個世界上的親人就隻剩下我了,要是我也不管她的話,她就太可憐了……”

“你要她還是要我?你自己決定!反正我告訴你!有她冇我!有我冇她!你是要你老婆還是要那個隻會吃閒飯的拖油瓶,你自己看著辦!”

“老婆這是兩碼事,你彆……我肯定選你啊。”

“就這麼決定了,明天就把她送去孤兒院,進屋關燈睡覺!”

小女孩靜靜地蹲在門口,背靠門坐在地上,抱著雙膝,聽著外麵的大人們爭辯著自己的歸屬權。

她想媽媽了。

可是她被媽媽拋棄了。

不,不能怪媽媽,媽媽隻是太累了,她不是拋下我了。

也許她隻是不小心把毒藥喝下去的。

可能,大概,也許吧。

現在,母親的去世導致她被親戚像足球一樣踢來踢去。

這個世界好大,這個世界又好小。

大的是世界,小的是自己。

龍蝶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一股怒火直衝腦門,她衝出門,直奔向那兩個大人走去,一拳打在了那個女人身上,但是龍蝶打空了,像是拳頭打在了棉花上,果然這一切都是幻像。

牆壁開始破裂,一片一片地碎開,然後脫落,脫落完成後周圍又變成了一片虛無。

“虛空之鏡?”龍蝶現在一座黑色石碑前,看著上麵的金色大字念道。

倏然,一個旋轉的黑影從天而降。

“幽夢影?”

“不錯,可是,你又是誰?你不是聖女!”

“嗯,我叫蔡麗絲,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我也不是你們的聖女,可是我能做到你們的聖女做不到的事情,你們需要一個能夠帶領你們的人,而不是一個懦弱無能的傻子對吧?”

龍蝶繼續補充道:“麥田場景的那個人影就是魔王對嗎?那是皇甫龍蝶最害怕的人?她怕他自己的父親?”

“嗯,先魔王向來崇尚以暴製暴,而聖女天性善良溫和,他們父女關係確實不怎麼樣。”

“幽夢影,替我保守這個秘密,如今妖魔界群龍無首,魔族需要一個新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