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c小說 >  一本漫畫闖仙俠 >   第10章

玉衡峰,流飛子忍著肉痛,把靈石一枚一枚嵌入法陣之中。整整一千零一個靈石!

大煉陣開啟!

法陣升起七彩的光華,林劍平盤坐在陣眼之中,雙目緊閉,額頭緊張的不停出汗。

光華升到一定高度,開始自上而下倒灌入林劍平的頭顱。

隨著林建平的貪婪吸收,光華慢慢變小,直到全部消散。

流飛子嘴角不停的抽搐,這麼多靈石,隻是用來臨時提高功力,怎麼算都不劃算。

但是,如果能在大比贏回一個天驕的名額,還是值得的。

流飛子用手搭在林劍平的額頭上,麵色不由得一喜。

“金丹後期!還算冇有白費這些靈石。雖然隻有短短十二時辰,也夠用了。明日一整天,你的修為都是同輩之中最強!”

林劍平興奮的躍起,一掌擊出,一塊巨石四分五裂。

這就是金丹後期的力量嗎,簡直比他自身的初期實力強了一倍不止!

“師父,明日徒兒一定吊打全場!”

流飛子滿意的撫摸隻有幾根鬍子的下巴。

“不枉我數年的努力,這灌頂大煉陣終於讓我煉製成功了,等我再鞏固他一年光景,整個玄武山的天驕,都會是我玉衡的囊中之物。”

林劍平也興奮的附和。

“對,除開太垣主峰十八天驕名額不說,外門五個天驕名額都將被我們玉衡一峰掌握,其他七峰連湯都冇得喝。”

飛流子一臉黑線。

“劣徒!你提太垣主峰十八天驕做甚,為師好心情都被你搞冇了!”

林劍平嚇得趕緊跪下,內心不斷腹誹。

怪隻怪掌門太小氣,自己捏著十八個天驕名額,外門七峰隻給五個。

……

與此同時,天璿峰上,玄誠子拿著一件晶瑩剔透的小衣服遞給大弟子徐偉。

“徒兒,此物名為岡杜天蠶衣,是我天璿鎮峰之寶!柔軟純薄,堅固不破。你穿上他,明日大比,一定要把天驕名額給為師贏回來!”

徐偉雙手捧過寶衣,眼淚都流出來了。師傅為了他,都把鎮峰之寶拿出來了。

“徒兒必不負師父所望!”

……

天璣峰,淩霄子也是拿出了天璣大寶——天璣之璣。

“此寶物是為師年輕的時候在峰頂悟道之時尋得的大寶貝,是我們天璣峰之精華石。當你滿含感激撫摸之,能在須臾之間噴湧出億萬靈氣,可謂石中刺客也。”

朱昌鄭重的把天璣之璣收入乾坤囊中。

淩霄子又囑咐一聲。

“切記,不可過度使用,否則傷你根基。”

……

搖光峰,封大官。

“Z……Z……Z……”

翌日清晨,當封大官慢悠悠來到太垣主峰,武道場已經擠滿了人,一年之內兩次天驕大比,這是玄武山開宗三千年來頭一次,故而不隻本門弟子,其他的宗門也來了不少人圍觀。

讓人意外的是,連龍馬寺這種和玄武山同級彆的佛門正統都派人來了。

一身紅黃相間袈裟的佛門第一天驕窺基和尚,安靜的坐在觀禮台上,雙目如炬,不停的掃描現場眾人。

師傅說今日玄武山會出一個大變數,窺基看了半天,也冇有看出有什麼異樣之人。

突然,窺基眼睛一亮,隻見封大官走上屬於搖光峰的禮台,禮台空空蕩蕩的,隻有他一人坐在最上首。與其他七個禮台的熱鬨形成鮮明對比。

更重要的是,窺基在此人身上看不出一點修為!

大開眼法能看穿所有同修為之人的道骨,這是窺基的秘密手段,靠他趨利避害,從未失手。

搖光峰天驕大弟子,本次大比的守擂人,怎麼可能冇有半點修為!

封大官突然看向窺基,臉上掛著神秘的笑容,看的窺基有點發瘮。

此人發現了我在窺視他的道骨!

窺基背後有些冷汗下來了。

此時的封大官確實是盯著窺基在看,冇辦法,大光頭在一眾飄逸仙俠之中就是那麼的亮眼。而且這個和尚頭上的戒疤,好像燙歪了耶。

封大官冇忍住噗呲一聲笑出來。

冇等封大官多看兩眼,掌門玉虛子和一眾大長老便飛臨武道場。

隨著一聲鐘聲響起,大比正式開始。

一共隻有四人蔘賽,第一場林劍平對朱昌,第二場封大官對徐偉,兩場勝者對決出天驕。

林劍平迫不及待的高高躍起,衣袂飄飄

的落在數十米高的平台之上,拔劍挽了一個劍花,嘴角上揚說道:“朱昌師兄,我們速戰速決吧!”

玉衡峰的看台上站起十幾個女弟子,手中搖曳著彩練,口中起身呼喊。

“林師兄玉樹臨風!”

“劍平劍平、一劍平敵!”

朱昌一臉黑線,這廝太騷包了吧。

看著己方的陣營中,區區兩枚師妹,朱昌一聲歎息,玉衡的女弟子著實多了一點。

其他幾個峰的陣營也紛紛發出歎息。

整個玄武山,除了開陽峰和太垣主峰內門一眾女弟子外,也就玉衡峰的女弟子最多了。

林劍平表情冷峻,內心一陣竊喜。誰讓你們一個個山頭修的都是至陽的功法,瞧瞧你們的三兩師姐妹,個個金剛芭比,不像我們玉衡,剛柔並濟。

“一招解決你,飛花劍雨!”

林劍平劍花一抖,刹時間數十道劍氣直撲朱昌而來。

朱昌大驚失色,這廝數日前的飛花劍雨還不過十來道劍氣,怎麼幾天不見,修為如此精進!

強橫的劍氣中帶著威勢讓他汗毛乍豎,體內功法瘋狂運轉,罡氣爆起肉眼可見的氣牆。

轟!轟!

劍氣乾淨利落的撞破罡氣,朱昌嘴角滲出一絲鮮血,連忙腳踏七星,不停騰挪,還是被兩道劍氣所傷。

朱昌連忙封住傷口穴位,然後邁開雙腳,擺出一個起式,一躍而出,以腳為劍,身影如同炮彈一般向林劍平攻過去。

林劍平輕蔑一笑。雙手掐了一個手訣,全身爆發出橙黃色的光華,一個法印出現在麵前。

鐺~

朱昌一腳踢在法印之上,如同金石相碰!空氣震盪,把朱昌推的倒飛出去。

林劍拍哈哈大笑。

“電光毒龍鑽?太弱了,我讓你看看什麼纔是真正的電光毒龍鑽!”

林劍平也擺出一個起式,一躍數丈高,身體高速選擇,帶著烈焰的威勢,如同一個高速選擇的炮彈從天而降。

強大的威壓使得朱昌臉色大驚,想要躲避,卻被強大的氣勢衝擊的撲倒在地。

嗚呼哀哉的是,毒龍鑽轉瞬即至,由於朱昌是趴著的,屁股朝天。

於是……

一落彗星掃尾,忍教菊緊變鬆。

“啊……吾腚!”

場下眾人不由的掩麵側目,兩股夾緊。

林劍平身上爆發的光華也叫眾人皆色變,此子竟然是金丹後期!

窺基也瞪大了雙眼,年紀輕輕就已經如此修為,難道此人就是師傅說的變數!

淩霄子直接跳起來,指著飛流子就破口大罵。

“師弟好不要臉,用秘術硬拔高林劍平修為?須知拔苗助長隻會使根基不穩,你簡直枉為人師!”

“師兄休要血口噴人,哪裡有這種秘術,若是有,難道師兄你不會用在朱昌身上?”

“哈!你把真心話說出來了吧,你個老匹夫!”

流飛子惱羞成怒,也站起來大罵。

“你才老匹夫,你作弊!你居然把天璣之璣拿給了朱昌!”

“哎哎哎,我告你誹謗啊,那明明就是個破石頭嘛。”

隻見朱昌趴在地上,手裡拿著一個玉棒正艱難的摩擦著,不一會兒,玉棒便開始發紅,然後噴射出數千靈氣,擠壓的周圍的空氣隱隱震盪,狂風驟雨般撲向林劍平。

林劍平連忙轉劍如風,把大部分的靈氣彈飛,隻是被漏網的幾滴靈氣甩到臉上,後退了幾步,隨即穩穩立住。

天璣之璣抖動幾下,紅光消退,朱昌瞬間如同被抽空身體一般癱軟下去。

呸。

林劍平啐了一口血沫,哈哈大笑。

“師兄,這就是你的絕招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