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大家都是有著嚮往武道之心,我也不妨先跟各位透露一下。”

長衫管事謙虛的笑了笑,介紹道:“據我所知,這次拍賣的武冊,還有著浪駒何深的《搏鯨手》、峯山龍祁康勝的《飛龍聖功殘卷》、思心魔君的《辟風魔經》以及上島刀客的《不死魂斬》等等孤本秘冊,都是獨一無二的。”

“除此外,還有諸如《八仙迷蹤拳》、《雲龍三折》、《震山三十掌抄錄》、《摩訶指秘要》、《蓮花玄功》……等等通俗易見的武學秘籍。”

“至於是真是假,就要看各位的機緣和眼光了。”

“嘶!”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久久冇有人說話,顯然是被這句話給震懾住了。

李驊看著滿滿一大堆的武學秘籍,此刻再也忍不住兩眼放光。

根據腦海中係統的提示,李驊很快就直接鎖定了即將拍賣的一本‘福’等書冊。

【秘籍:盧山五神劍。】

【品類:凡品·劍術。】

【簡介:盧山派的三大絕學之一,亦是盧山派劍法之冠,共有五招劍式。如今僅一兩招被盧山派單獨分拆,並流傳於世。

五神劍取自人體內部的五臟,分彆為心、肝、脾、肺、腎五種器官。

每一招都是將其融入到自身的最強一擊之中,因此也被稱為“一擊必殺。”一劍刺出,即攻又防,已立於不敗之地;而後又蘊含綿綿攻勢,又令人防無可防。

然而在盧山派與子午魔門的大戰後,盧山派死傷慘重,門中典籍大半被毀,五神劍也就此失傳。子午魔門的劍魔癡不忍絕學遺失,將劍招分拆後偽成他書,流落民間。】

……

得知了這個訊息,李驊整個人都呆住了。

眼前這本名叫《林家蛇遊劍》的劍譜,實則竟然是數十年前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盧山派’絕學?

若是自己能夠得到這本昔年縱橫天下的盧山派留下的劍術秘籍,再加上係統的幫助,那麼,自己就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成為後天武者中的頂流。

李驊越想,狂喜的心就越跳越快,因為這種際遇,是他做夢也冇有想到的。

他表麵上不動聲色,心裡卻在盤算著,該如何拿下這本秘籍。

等到劍譜上拍的時候,李驊抬起手指,報出了自己的報價。

然後,他就開始不動聲色地打量起周圍可能存在的競爭對手。

隻見陸陸續續,又有幾人舉手競價。

李驊心中念頭百轉,再次舉起了手。

雖然本身隻是個采藥人,但他現在的確有著三百多兩銀子,所以也豪氣得很。

如此珍貴的秘籍,若是錯過了,實在是太可惜。

……

終於,一百多兩銀子砸出去。

這本在旁人眼中冇什麼價值的劍譜,最終被李驊成功拿下。

接過仆人遞來的劍譜,李驊心臟忍不住怦怦跳。

眼中,閃爍著激動的光芒,彷彿他剛剛做了一件多麼偉大的事情一樣。

且不說盧山五神劍昔日那輝煌的戰績,單說這本劍譜秘籍,便是他目前唯一的兵器修煉方法。

這足以讓他為之瘋狂了。

但李驊也不是莽撞之輩,他很快又鎮定下來。

接下來,李驊興致勃勃的,幾乎看遍所拍賣的每一樣“福、祿、壽”物品和秘籍,但都卻一無所獲。

足足過了一刻鐘,李驊才一臉惋惜地從飛鳳堂中出來。

花費如此低廉的價錢,購到了一本稀世劍譜,這對他來說,絕對是已經賺到了。

李驊走在街道上,目光已經掃過了攤子上的其他書籍,心中暗道:

“寶奉縣名不虛傳,果真是物寶源豐、寶貨興發,隻是遺憾,未能找我合我眼緣的練氣功法。”

“哪怕是凡功也好啊!正所謂,練拳不練功,到老一場空。”

“冇有練氣功法,神門拳的修行進度也大大緩慢。”

伸手在懷中的銀囊裡一翻,也不過餘得百來兩銀,看來還得省著點用。

真要出手的話,修行秘籍第一位,兵器第二,其餘的都不打算要了……

李驊漫不經心地在其他攤位上轉了一圈,心裡卻在盤算著該怎麼花錢。

可惜,收穫不佳。

攤位上,連一本讓他感興趣的修行秘籍也無。

站在大街之上,李驊一臉苦愁之色。

就連“白月記”這座春樓上的美女,李驊都失去了觀望的興趣。

冇找到修行秘籍,李驊決定先去鐵匠鋪購置一把兵器再說。

“原本還想買刀,這下好了,隻能是買把劍。”

李驊喃喃自語著,打算去見識下這時代的,屬於男人的浪漫。

可也就是在這一刻……

忽然,他看到了一個鬼鬼祟祟、衣衫襤褸的老人,正帶著一個孩童擺攤。

下一刻,腦海中的“提示”再次浮現。

‘唰’的一聲,李驊猛地回頭,目光落在了麵前攤位上堆積著的大量書籍。

“好孫兒,這些書是新掘的,不僅發黴又潮濕,裡麵肯定有很多蟲子。”

“以後如果你一個人在外麵擺攤,就得提前一個時辰把所有東西都拿出來,讓它們晾曬一段時間,這樣書的品相會更好看。”

“如果有客人看上了這些書,可以隨便讓他們挑,厚的收個五十文,三十文,薄一些的就二十文,十文。”

“不過是無本之物,應當也無甚價值,地裡埋得多了去了。”

老者說著,眼角的餘光瞥見李驊走了過來,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招了招手。

“這位客官,我這兒正好上了些新書,要不要挑幾本回去看看?”

“好!我瞧瞧!”

李驊其實瞬間就鎖定了目標。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裝模作樣的從地攤上,拿起幾本書來翻翻看。

很快,他漫不經心地隨手從地上撿起一本墨綠色的書籍。

書的封麵上佈滿了汙垢和坑坑窪窪的痕跡,名字也很奇怪,叫作《奇火錄》。

李驊平複了一下心情,打開了第一頁。

書中談怪異,其中因果報應、荒誕成分較多,看著就像是《子不語》這種類型的鬼神文章。

與此同時,李驊腦中的資訊再次浮現。

【名稱:歃血暴焰。】

【品類:異術·火焰。】

【簡介:暗紅、外表頗為妖豔的火焰,需以壽命來滋養,當它綻放的時候,會形成了一道道三災之火,可用於鍛造、煉丹。】

【吸收足夠的血液後,會逐漸增強,可焚一切眾生及陰物。】

【顏色:外紅裡黑,燃燒時宛若血魔現世。 】

【創造者元正魔君言:汝一念起,暴焰熾然,即可怒殺四方。】

……

“嘶!!!”

李驊冇有說話,但內心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主角光環?

雖然是有了新收穫,但這接二連三的巧合,卻讓李驊莫名開心不起來。

先是盧山五神劍,然後是這歃血暴焰。

按照話本中的定律,接下來必定是有生死大敵出現。

他現在不過是後天中期的武修,連對付一頭新開靈智的精怪都要費一番功夫,又怎麼可能與強大的敵人抗衡?

這可怎麼辦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