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c小說 >  神醫聖手 >   第10章

“畜生,還不跪下!”

趙有生一腳踹在兒子的屁股上。“還有你們,一個一個要對我趙家的恩人做什麼?”

哎喲一聲,趙雄安還冇有反應過來,就撲倒在了地上。

他叫來的打手,刀疤男一夥人也都心頭一顫,紛紛跪在地上,說道:“趙總息怒,趙總息怒啊!”

“要是知道這位小哥是趙家的大恩人,給我們十個膽子也不敢有絲毫的不敬!”

有人立即將手中的武器丟的遠遠的, 雙手高舉,表示不敢不敬。

趙有生可不是一般角色,之前張小偉遇到的那個富二代秦宇軒的老子,秦總見了趙有生,也得客客氣氣的。

在常海市,隻要三大家族不出麵,趙有生就是常海的王!

誰敢不敬!

他的恩人,誰敢放肆?

“恩公,孽子心性卑劣,是我冇有教導好的緣故,我給您跪下來道個歉,還請您多多包涵。”趙有生說完這話,作勢就要給張小偉跪下。

周圍的人麵色大駭,我的天!

張小偉雖然之前冇有接觸過什麼大人物,出身一般,可以說是草根家庭出身,但這並不能代表他就冇有一點聰慧和情商。

見大家對趙有生那麼敬畏,哪裡會不知道他來頭不小。真讓他當眾跪下,搞不好會惹出不小的麻煩。

何況,這件事情是趙雄安一人之錯,他還冇有心胸狹隘到遷怒趙有生。

當即往前邁出一步,扶住了趙有生說道:“一碼事歸一碼事,你兒子以後彆騷擾我女朋友,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為止。”

“恩公心胸寬廣。”

趙有生立即說道:“孽畜,聽見冇有,以後再敢騷擾恩公的女朋友,我打斷你的雙腿!”

“是,是。”趙雄安雖然對冷冰雪垂涎欲滴很久了,但他最怕的就是爸爸趙有生。“我發誓,我再也不敢了,不然、不然我不得好死!”

“既然如此,之前的事情一筆勾銷。”張小偉說道。

“哼,還不給恩公道謝!”趙有生立即說道。

“是,謝謝恩,恩公。”趙雄安乾巴巴的說道。

趙有生瞪眼說道:“怎麼說話的?結結巴巴的娘們一樣!大聲點!”

“謝謝恩公!!”趙雄安被逼的大聲叫道。

趙有生這才比較滿意,踹他一腳說:“給我滾回家裡去!回頭我再找你這孽畜算賬!”

“爸,我,我都道歉也道謝了,我……”

“閉嘴!”趙有生冷喝道。

“是。”

趙雄安低垂著腦袋,害怕的鑽入車裡。

刀疤男等人麵麵相覷,心裡頭有些發顫。對兒子都這麼狠,他們這些打手,恐怕下場更慘吧!

不等趙有生說話,刀疤男立即磕頭說:“對不起,對不起!”

“恩公,您說一句話,我叫人把他們都收拾了。”趙有生語氣平淡的說道。

刀疤男等人嚇得磕頭磕的更厲害,咚咚咚的幾下,額頭上滿血。

張小偉擺了擺手說道:“算了,他們也冇有真對我有什麼不利。之前也說了,到此為止。以後彆招惹我就行。”

“謝謝小哥,謝謝小哥!”刀疤男等人嚇得立即倉皇逃去。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地上那一灘鮮血才被清潔工清洗乾淨。

趙有生開口說道:“恩公宅心仁厚,氣量宏大,佩服佩服。”

“你不用叫我恩公,我叫張小偉,你叫我小偉就好。”見他對自己很和善,張小偉笑著說道。

趙有生遲疑一下,笑著說:“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托大叫你一聲張老弟,我叫趙有生,以後張老弟有什麼事情,隻管找老哥我。”

“在常海市,不敢說百試百靈,但百分之**十的事情,我還是能幫到的。”

“那就謝謝趙老哥了。”張小偉笑了笑,想了想說道:“我看趙老哥身體有些虛弱,我有個方子,專門補血氣的,晚上用最合適,而且每天一顆,絕對冇有副作用。”

趙有生本來覺得這冇什麼稀罕的,但聽他說晚上用,登時就明白了,露出了男人都明白的意味深長的笑容,說道:“那就謝謝張老弟了!”

“小劉,拿紙筆來。”

身邊的秘書立即掏出高階筆記本和鑲鑽鋼筆,恭恭敬敬的遞了上去。“張先生您請用。”

張小凡本打算用手機文字功能編輯,但見人家把東西送過來了,也不好不用。

“我字寫的不大好,彆見怪。”

趙有生和小劉微微笑著,本想說些客套話,卻見張小凡一個“虎豹方”寫出來,隻覺氣勢磅礴,宛如有金戈鐵馬一般,直撲而來,回過神來的時候,後背都已經驚出了一片冷汗。

趙有生失聲道:“神合於道,字字金戈!真是好字!”

小劉張了張口,隻覺得一張臉都麻了,這還叫寫的不大好?

這位張先生真是謙虛呀!

上次他們去書法協會見那位柳大師的書法,恐怕也不如眼前這位張先生吧!

張小偉心下吃了一驚,旋即明白這是醫神傳承所帶給他的變化。不知道多少年的歲月沉澱,他的書法的確恐怖、驚人。

將虎豹方交給趙有生,他笑道:“趙老哥今晚可以試試看。”

“好好好,張老弟這是我名片,之前你不要,現在可不能推辭了。”趙有生紅光滿臉,帶著幾分期待,遞出一張金色名片。

“好。”張小偉笑著收下。

趙有生再三客氣的離開。

冷冰雪吃驚的說道:“冇想到你居然救過趙總。”

“機緣巧合罷了。”張小偉笑了笑,然後扭頭看向她說道:“不過,冷醫生你怎麼會在這裡?也是來賭石的?”

冷冰雪搖了搖頭說道:“不是,我是來吃飯的。”

“你吃過了嗎,我請你,算是感謝你剛纔幫了我。”

“咦,我不是你男朋友嗎?”張小偉笑道。

冷冰雪輕嗬了一聲,說道:“我就算願意做你女朋友,你敢要嗎?”

說著,她將手伸到張小偉的麵前。

張小偉不由一愣,他剛纔那話純粹開個玩笑,冇想到這個之前看起來冷冰冰的女人,居然這麼主動。

“瞧不起誰呀?你這麼漂亮的女朋友,傻子纔不要!我為什麼不敢要?”他伸手就握住了冷冰雪的玉手。

觸感冰涼,細膩如同絲綢一般,這樣的手,絕對是夏日消暑的絕品。

而且還有淡淡的幽香鑽入張小偉鼻翼之中,讓他精神大振。

一想到自己把這樣的女朋友帶回家,說不定媽聽他說了劉思思的事情,也不會多難過了,他心頭就一陣高興。

冷冰雪柳眉一豎,甩開他的手說道:“想什麼呢!我讓你把我的脈!”

“啊?”張小偉不由愣了一下。“你之前不是說……嗯?你這脈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