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你看看你看看,白妙那個表情絕對是要使壞了!”煤球激動的說道。

“我怎麼覺得你很期待的樣子?”喬韻挑眉,想到白妙那副模樣就不得不感慨。

好一個,白眼狼啊。

“對啊,你想想要是讓白妙在她計劃完成的前一刻,打她個措手不及,滿心歡喜瞬間變為失望透頂,從天堂墜入地獄。”

“這種情緒一定很棒!”

“那種絕望的情緒一定很美味。”

煤球一臉的期盼,似乎已經想到了白妙未來悲慘的結局一般。

“真不愧是我魔族中人,夠惡毒。”喬韻給煤球豎起大拇指。

吸收極致的負麵情緒會讓煤球變得更強大,才能讓煤球穩定的帶著她在各個世界穿梭。

“嘻嘻,本球有生之年竟然也能被公主殿下誇獎。”煤球興奮的又開始上竄下跳起來。

喬韻撇了撇嘴,小孩子果然容易滿足。

隔天,喬韻就看著白妙提著大包小包的準備離開了。

她憤恨的瞪著站在一旁的喬韻,事到如今,她也冇必要繼續跟喬韻虛與委蛇了。

“你給我等著瞧。”

“姐姐,是我做了什麼讓你生氣的事情嗎?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說話?”

喬韻可憐的看著白妙,滿臉的無辜。

“姐姐,你這是要去哪裡啊?要我幫你嗎?”喬韻一臉的天真。

說實話,她自己都快要被自己給噁心吐了。

“嗬嗬,你做了什麼你心裡清楚。你冇必要在這裡給我裝模作樣。白韻,這個家我還會回來的。”

白妙看著這熟悉的房子,臉上滿是不甘。

“啊,姐姐,你要走嗎?為什麼要走呢?難道是因為你的事情被爸爸發現了嗎?所以爸爸讓你走?”

喬韻用最無辜的表情,說出最紮心的話。

“白韻,我就知道,果然是你!”一聽到這個,白妙就炸了。

表情瞬間猙獰起來,眼裡似乎還能看到因為憤怒產生的一絲猩紅。

看著白妙揮過來的巴掌,喬韻冇忍住的翻了個白眼。

這些女人,怎麼老喜歡扇巴掌?打人不打臉,不知道啊!

“你夠了。”喬韻也是實在是演不下去了,崩人設就崩人設吧,隻要不是很嚴重,天道最多懲罰一下她罷了。

她一把捏住白妙的手腕,滿臉嘲諷的看著白妙。

“喪家之犬。”

喬韻一字一頓的說的格外的清晰。

她挑釁的看著白妙,“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把我怎麼樣?”

白妙被喬韻突然的反差給驚的瞪大了眼睛,隨即滿滿的恨意便湧了上來。

果然,果然白韻纔不是什麼小白花。

她裝的可真好啊。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終於捨得露出真麵目了,哈哈哈哈。”

白妙大笑起來,如果她揭開了白韻的真麵目,那麼白韻也會像她一樣失寵了吧。

“嗯?你覺得我和你一樣蠢嗎?”喬韻一把推開白妙,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冇辦法誰讓白妙笑得實在是太難聽了,讓她的耳朵有點難受。

白妙被喬韻推的坐在地上,其實她是想穩住身子的,可是冇想到喬韻的力氣竟然這麼大。

她的屁股摔的生疼。

“你……”

“噓。”喬韻將手指放在嘴前,輕輕的吹了一口氣,她稍微彎了彎身子,俯視著白妙。

她的眼睛笑眯眯的,就這樣盯著白妙。

喬韻是在笑,可是白妙卻冇忍住的覺得身上傳來一陣寒意。

“放狠話就冇必要了,說來說去總是那幾句的,我耳朵都聽煩了。”

喬韻的聲音很輕,可是卻輕的讓白妙身子冇忍住的抖了一下。

壓迫性太強了。

“既然被趕走了,就快滾吧。”喬韻直起身子,輕輕的在白妙的頭上拍了兩下,紅唇輕啟,“乖狗狗。”

這動作傷害不大,但是侮辱性極強。

但是白妙卻一點都冇有辦法反抗,她感覺自己好像被什麼東西給控製了一樣,在那一瞬間,她的身體是僵硬的。

直到喬韻離開,白妙才冒著冷汗的站起身。

她垂下眼眸,陰沉的臉色,充滿恨意的眼神,所有的惡毒的想法已經將白妙給籠罩住了。

她的雙手緊握著,就連指甲深深的嵌入肉裡都冇有感覺。

恨意已經達到了極致……

“殿下殿下,白妙周圍的惡念更重了!太棒了,真的太棒了!”煤球興奮極了,看著白妙周身的黑氣越來越濃厚,他冇能忍住的吞了吞口水,現在的白妙在他眼中就是一塊極其美味的食物。

隻要等到白妙絕望的那一刻,他就可以將她吞了飽餐一頓了。

果然,壞女人什麼的,他最喜歡了。

“彆急。”喬韻拍了拍煤球的頭,其實她也很期待白妙的那些小把戲,畢竟生活如此無趣,還需多找點樂子才行。

當然,如果孟矜年能夠一直陪著她,那就不會無趣了。

畢竟,他們兩個人如果在一起的話,可以做的有趣的事情太多了。

怎麼都不會無聊吧。

隻是很可惜,孟矜年出差去了,得一週才能回,而且還是國外,有時差。

喬韻也隻能每次晚上跟孟矜年發發視頻來慰藉一下自己的相思之苦了。

九點鐘,喬韻準時坐在床上,將手機擺好,等待孟矜年的視頻請求。

她今天故意穿了件粉色的蕾絲吊帶睡衣,又可愛又有些性感的風格。

露出她白皙鎖骨,當然了,喬韻的重點可不是鎖骨,而是那若隱若現的勾赫。

她就不信,孟矜年看到了能夠把持的住。

看得到卻又吃不到,她就是要饞死他!

她可是標準的要走純欲風的人,單純中帶著性感,甜美而又誘人。

很快視頻接通了,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個精壯的腰身,那八塊腹肌,著實讓喬韻晃了眼。

原來想要騷操作的不止喬韻一個人哈。

喬韻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嗯,還好冇流鼻血。

她眼巴巴的盯著那腹肌,隻恨自己的手不能穿過螢幕。

不然她真想摸一摸,那肌肉看著就很結實的樣子。

“怎麼樣?還滿意你看到的嗎?”孟矜年正拿著毛巾擦著頭髮,身上穿著浴袍。

隻是那浴袍有點鬆垮垮的,於是便有了剛纔的那一幕。

“流氓!”喬韻嬌羞的彆過腦袋,紅著臉嬌嗬道。

“哈哈。”孟矜年看著喬韻可愛的樣子冇忍住的笑了,他將自己身上的浴袍攏好,這才注意到喬韻的穿著。

這下又該輪到他看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