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c小說 >  開局單杆147 >   第1章

謝菲爾德,國際體育中心球館。

秦風上身著領黑色長袖襯衫、無袖西裝馬甲和領結,深色西褲,腳上踩著尖頭棕色大皮鞋。

上衣束在褲子裡,前襟繃緊,頭髮曾亮,雖然長相不太帥氣,但整個人顯得溫文爾雅。

這身紳士服飾配上他的氣質,更彰顯出深沉內斂的斯諾克這項運動的紳士氣質。

淩晨02:30,等在後場秦風和資格賽第一輪對手利亞姆-海菲爾德從比賽現場入口兩邊一左一右進入現場。

頓時現場稀稀拉拉的觀眾響起不是太過於熱情的掌聲。

早前第一階段,兩人稀稀拉拉,戰成7:2的比分,秦風2,對手7。

斯諾克世錦賽資格賽四輪分彆采用19局10勝製,誰先拿到10勝,就淘汰對手進入下一輪。

也就是說對手安利亞姆-海菲爾德再贏三場,就將直接淘汰秦風,可以說秦風已經到了生死邊緣的地步。

分彆和裁判握了握手,彼此躬身握了握手,坐到各自的位置上。

滿上一盃賽事組提供的純淨水,微微抿了一口,讓躁動不安的心平複下來。

兩年前亞洲青年錦標賽,秦風以16歲的年齡獲得兩年斯諾克職業賽資格。

原本對進入職業賽場充滿雄心鬥誌的秦風,發現自從進入職業賽場,每場比賽都打的異常的艱難、困惑。

冇有取得任何拿的出手的戰績,甚至已經到了麵臨降級,退回斯諾克業餘賽場的境地。

這輪係列賽,隻要他被淘汰,他就要暫時告彆斯諾克職業賽場了。

不管是四輪資格賽,即使僥倖過了資格賽,正賽也需要一路走到決賽,乃至奪冠,才能保級成功。

這樣的困境,彆說對於兩年來甚少進入各大賽事正賽的秦風來說,就是對那些一流球手,甚至國內一哥丁主任,那也是冇有做到的事。

輕輕吐了一口氣,將雜念拋出腦後,暗自給自己打氣,“秦風,加油,你可以的,未來隻屬於你”

秦風的話音剛落,一道冰冷的機械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叮,恭喜宿主綁定未來2222年斯諾克殿堂係統成功,是否立即啟用?”

“立即啟用”

秦風心中極為疑惑,但還是鬼使神差的回答道。

“恭喜宿主秦風成功啟用成功,首次簽到,獲得火箭奧沙利文附身卡,有效期本場比賽”

冰冷機械的聲音剛播放完畢,還未等秦風理清楚怎麼回事的時候。

裁判示意比賽開始,兩人起身,紳士風度翩翩的握了握手。

利亞姆-海菲爾德開球,輕輕一推白球,一杆常規開球。

利亞姆-海菲爾德回到位置上,拿起杯子抿了一口水,重新回到場上,戲謔的看著秦風出杆。

秦風呼了一口氣,輕輕一推,控製好母球走位,力道稍微有些大,但母球控製的很好。

心中微微一驚,雖然力道有些大,但他有種感覺,這一杆,他出杆極為自信,母球控製也遊刃有餘。

心中越發奇怪,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剛剛那奇怪的聲音說的巔峰奧沙利文體驗卡?”

秦風不由猜想道,慢慢的退回座位,喝了一口水,平複內心的激動。

“下一杆試一下就知道了”

雖然目前情況很糟糕,但秦風還是決定下一杆嘗試下,驗證下自己的猜想。

利亞姆-海菲爾德又是一杆常規防守,也不知道是實力水平就是如此,還是大比分領先有些輕視對手。

這一杆防守做的並不好,防守出現漏洞,留出了一杆長遠台右底袋。

正常情況下,這種長遠台底袋球,像秦風和對手安德魯-帕傑特這種水平的球手不會輕易打,成功率不高。

利亞姆-海菲爾德是這樣認為的,更是這樣做的,站在一邊,等著秦風的防守。

秦風吐了一口濁氣,站了起來,握了握拳頭。

右手伸進口袋拿出巧克,擦了擦球杆皮頭,俯身拉桿,輕輕一推。

“啊,這個黃皮膚的年輕小子太冒險了”

坐在觀眾台的一名輕聲說道,搖了搖頭,語氣極為不看好秦風這一杆出球。

“砰”

一聲清脆的碰撞聲,隨之紅球緩緩滾動到右袋口,成功落袋。

母球走到合適的出杆範圍內,成功叫到了黑球左側底袋。

隨著這一杆漂亮進球,罕見的,現場爆發了一陣熱烈的掌聲。

“果然如此”

秦風緊張的情緒一鬆,整個人稍微輕鬆了一點,冇有崩的那麼緊了。

“大家保持安靜”

裁判壓了壓手,用一口流利的英語說道。

利亞姆-海菲爾德無奈搖了搖頭,一步三回頭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掌聲歇,現場靜,隻有巧克摩擦著球杆皮頭聲。

順著長3569mm,寬1778mm的球檯,秦風來回看著球檯上紅球和綵球的分佈情況。

“炸一下紅球堆”

來回看了兩遍,秦風有了決定。

擦了擦皮頭,俯身出杆,大力一推,白球黑球相撞,黑球入左側底袋。

白球在黑球的碰撞反作用下,大力撞向紅球堆。

頓時紅球堆紅球四分五裂散落在檯球桌上。

“效果不錯”

秦風一出杆,心裡就有種自信湧上心頭,結果也和他想的如出一轍。

現在又是一陣熱烈的掌聲。

擦了擦球杆皮頭,平複一下。

俯身出杆,紅球左側中袋,母球拉桿一庫叫到黑球的位置。

輕輕擦了擦,繼續擊打,一紅一黑,一左一右進袋。

速度不快卻也不慢,一分半鐘左右,成功超分。

“這一局算是拿下了”

秦風心中放下了一口氣,心中暗道。

“下麵就看能不能單杆破百了,甚至...”

心裡突然湧現一股衝勁,想到了斯諾克的單局天花板,又被稱為斯諾克界的普斯卡什。

兩分半鐘時間,秦風已經完成了13紅13黑,單杆過百了。

現場爆發一陣陣掌聲,有人開始低聲議論了起來。

“保持安靜”

裁判再一次出聲提醒道。

繼續出杆擊打,一紅一黑,非常流暢,兩個來回已經完成15紅15黑。

成功叫到黃球,開始收綵球階段。

黃球進左上袋,單杆122分。

叫到綠球,綠球進右上袋,單杆125分。

咖啡球進袋,單杆129分。

叫籃球中袋,位置不太好,太太直了,秦風皺了皺眉頭。

擦了擦皮頭,思考了一下,高杆推進,一庫成功叫到粉球中袋,單杆134。

一個定杆,粉絲成功入袋,單杆140分。

現在再一次爆發了熱烈的掌聲,有部分人都站了起來,見證接下來的關鍵一球。

“請保持安靜!”

裁判壓了壓手,示意大家安靜。

台上還剩最後一顆黑球,秦風心中不免也有點緊張。

這一球進,他就將達成職業生涯第一杆單杆147滿分杆。

秦風冇有著急,示意裁判擦下母球,自己擦了擦皮頭,平複下心跳。

俯身,握杆,固定大臂,來回擺動,三四個來回,大臂小臂同時肌肉收縮。

“砰”,一聲清脆的響聲。

白球撞擊黑球,聲響,黑球入袋。

單杆147滿分杆。

秦風內心激動,情緒澎湃,忍不住舉起雙手振臂高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