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c小說 >  嬌嬌深我心 >   第3章

一轉眼3天即將過去了。

傍晚時分阮嬌嬌接到了慕深的微信,告訴她明天彆忘了去複查。嬌嬌趕緊應好。

嬌嬌說自己可能會傍晚過去。因為白天學生會有些事情處理。

問慕醫生可不可以,慕醫生回了個OK的手勢。

嬌嬌心裡想,慕醫生果然高冷呀,每句話都不超過5個字的。要是天天跟這樣的人生活,不得凍成冰棍呀。

瞬間那天給他處理傷口時溫柔的表情,在嬌嬌心裡也不複存在了。

第二天傍晚嬌嬌瞞著自己的室友自己去了醫院。

因為嬌嬌感覺總這樣太麻煩室友了。

大週六的室友應該都去陪男朋友的。如果自己告訴室友們,又該都來照顧她了。

想想室友男友們幽怨的小眼神,嬌嬌打了個冷顫決定還是自己打車去醫院吧。

到了醫院嬌嬌直奔320室。雖然慕醫生冇說,但直覺告訴她應該來這個診室。

嬌嬌敲了敲門進去了診室,冇有看見慕醫生反倒是看見了方庭在屋裡。

冇等嬌嬌開口。

方庭就說了起來“呦,阮嬌嬌小姐來複查呀!你等等啊,慕醫生馬上下手術室了。”說著很熱情的去給嬌嬌倒水喝。

嬌嬌非常惶恐的看著方庭的熱情,趕忙說道:“不用,不用,我就是複個查,哪位醫生都可以的。”

於是方庭假裝生氣道“那怎麼行,我們醫生也是有始有終的,自己的病人必須自己看好,要不交給其餘的人出現問題怎麼辦。”

是這樣嗎,嬌嬌心裡想著。肯定是這樣的,自己跟這位醫生互不相識,他冇必要騙自己的。

“那好吧,我在這裡等慕醫生。”

為什麼嬌嬌知道他姓慕呢,因為微信名非常清晰的寫著慕醫生三個大字,當時嬌嬌想,還真是鋼鐵大直男呀,微信名竟然是這個。

“那你坐在這等哈,我還有事。”

方庭之所以會在這裡等嬌嬌,當然是慕大醫生安排的了。他怕自己不能準時下手術檯,就讓方庭在這等嬌嬌,結果真讓方庭等到了。

方庭麵帶微笑的走出了診室,嬌嬌不知道的是320之前確實是診室,不過現在是慕醫生的私人休息室。

嬌嬌大概等了半個小時了,慕醫生還冇有回來。

加上昨晚上冇有睡好,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夢見小時候鄰居家小哥哥,拿著推著要給她剪頭髮。給她嚇醒了後,就冇有太睡好,屋裡又熱乎乎的,迷迷糊糊的就在沙發上就睡著了。

慕深一進屋就看見了沙發上小小的一團。皺著小眉頭,睡的很不舒服的樣子。

慕深看了看,輕輕地把她抱起來放在了裡屋的床上,這小丫頭醒都冇醒,這防心也太弱了,唉!

給她蓋好被子後看了她一會兒。

可能因為舒服了嬌嬌眉頭也舒展開了,小臉睡的紅撲撲的,慕深感覺自己的心都要被融化了。

這不是喜歡又是什麼呢?慕深失笑。

從什麼時候喜歡上的呢,自己也記不清了,反正從小到大心裡裝的就隻有她。

慕深捏了捏她的小臉蛋出去了裡屋處理工作。

這要是被方庭看見不得驚掉下巴呀。這還是那個潔癖的慕深嗎,這還是不讓任何女人靠近的慕深嗎……

一個多小時後嬌嬌撲通一下坐了起來,迷瞪瞪的,不知身在何處。

過了一會兒才緩過來,自己怎麼在診室裡睡著了呢。懊悔的敲了敲自己的腦袋。

突然又捂住了嘴巴,“這這這,這又是哪裡?我怎麼進來的。”

嬌嬌非常的恐慌,趕緊下地走出了裡屋,就看見慕醫生坐在電腦旁認真的工作。

“那個,不好意思慕醫生,不小心睡著了,也不知道怎麼跑到裡麵床上去了,我給你洗床單吧。太不好意思了。”

慕醫生抬頭看了看她,說“好。”

“啊,阮嬌嬌冇想到慕醫生竟然答應了,跟自己想的不一樣呀,不是應該說,不用了嗎。”自己也就是客氣一下,結果...

阮嬌嬌隻能硬著頭皮說“好。”

“我的床單隻能用手洗,那是我從國外帶回來的,機洗會洗壞的。”

阮嬌嬌頓時覺得五雷轟頂。手洗,從小到大隻洗過自己的小內內和襪子,還總被室友嘲笑,要不是自己堅持,室友都能給她洗。

“怎麼,很為難。”慕深問。

“不不,一點也不為難。”嬌嬌弱弱的說。

“坐下吧,我看看傷口。恢複的還不錯,不會留疤痕。自己再注意點,已經冇有問題了。走吧,去吃飯。”

“吃飯,不不不,不用了慕醫生,我回去自己吃就好了,不用麻煩您了。”

嬌嬌說完就往裡屋走,扯下了床單,說來奇怪這是有史以來嬌嬌做事情最痛快的一回。

扯完床單裝進自己的大包包裡。

“那個慕醫生我先走了。”彷彿後麵有狼追著她似的就要跑。都給慕深氣笑了。

“等等,你看看現在幾點了。”慕深問道。

“呀,都快8點了,我出來都快4個小時了呀,我室友該急瘋了。”

“不用著急,剛剛你睡著了,手機響了。我幫你回覆了你室友的資訊說你親屬來了,晚點回去。讓她們不用擔心,再說了我為了等你醒過來,還冇有吃晚飯,你不請我吃頓飯嗎。”慕深無賴的說道。

“啊,那那,那好吧,那我們去吃飯吧,慕醫生想吃什麼呀。”

“你定吧,我剛回來冇多久,對這還不是很熟悉。”

“那好吧這附近有家火鍋店超好吃,要不我們去吃火鍋吧。”

“嗯。”慕深回答道。

要說嬌嬌的的優點一是學習好,另一個就是個純純的小吃貨了,胃被阮爸爸養的非常叼,她要說好吃,準冇錯了。

出了醫院應景似的飄起了小雪花。凍的嬌嬌一哆嗦,慕深把外套脫了披在了嬌嬌的身上,嬌嬌非常惶恐連連說不用了,慕深很強硬的壓住了她要脫外套的手。

手和手之間的觸碰讓兩個人都有點不自在,嬌嬌更是羞的耳朵都紅了。

要說嬌嬌的手隻被兩個男人牽過,一個是爸爸,一個是鄰居哥哥。

所以嬌嬌心裡認為這是第三個男人,有點不好意思,本身應該反感的,但是好像並冇有呢。

之前嬌嬌被同係的師哥追求時,想強製嬌嬌接他買的禮物,碰到了嬌嬌的手,嬌嬌噁心的洗了一遍又一遍,手都洗紅了,今天怎麼回事呢,嬌嬌也有點疑惑了。

想不通索性就不想了吧。這家火鍋店離醫院很近,走路15分鐘就到了。可慕深非要開車,嬌嬌還想呢,好嬌氣的人,比我還嬌氣。

慕深一眼就看穿了她所想的,無奈的笑了一下說:“一會吃完飯送你回學校,這麼晚了自己打車不安全。”

“嬌嬌的臉刷一下就紅了,這個人怎麼這麼……像是自己肚裡的蛔蟲呀,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呢,嬌嬌很不好意思自己小人之心了。”

這家的火鍋真的很好吃,嬌嬌吃了很多,嘴巴像個小倉鼠一樣停不下來。

本身慕深是很少吃這類東西的,可能因為對麵的人不一樣,吃相也很可愛,所以也吃了不少東西。

吃完飯後嬌嬌搶著去付錢,可是慕深又怎麼會真讓她買單,藉著去衛生間功夫,早就付完錢了。

阮嬌嬌奶凶奶凶的說:“哼,慕醫生不講信用,說好我請的。”

慕醫生笑了笑說“那好,下次你回來還床單時你請我好不好。”

阮嬌嬌想都冇想就說道“那說好了哈,不許反悔,要不我就不理你了。”

慕醫生失笑。

可能因為是熟了阮嬌嬌膽子也大了,就把慕醫生劃分爲了朋友一派。大膽的說道“慕醫生要多笑笑,笑起來多好看呀。”

“你喜歡我笑。”

阮嬌嬌想了想,點了點頭說“喜歡。”

慕醫生把所有字都遮蔽了,隻聽到了喜歡兩個字。心砰砰的不可控製的跳了起來,似乎世界都安靜了,隻有自己的心跳聲了。

這不是喜歡又是什麼呢?再次確定了自己的心意。

說話間車開到了學校。嬌嬌高興的下了車跟慕醫生再見。

慕醫生說“嬌嬌我們現在算是朋友了吧,那我叫你嬌嬌可以吧。”

“嬌嬌非常義氣的說,當然是朋友了,就叫我嬌嬌吧。”

慕深看著嬌嬌走進了學校。

想了想,要怎麼讓小白兔走進自己的圈套呢,潤物細無聲是最好的方法了吧。

要讓小丫頭像小時候一樣,生活中處處有自己,不知不覺讓她離不開自己吧……

想完滿意的笑了笑開著車走了。笑自己都26歲了,還像個情竇初開的愣頭青一樣,那能怎麼辦呢,誰先動心誰就輸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