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c小說 >  極樂廢土 >   第10章

“對不起,君婥,本座不該騙你的。其實本座……”

正當威風凜凜的蕭玉龍還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蕭家堡外再次傳來了洪亮的聲音。

“拜見冥王!”

“老爺老爺不好了!外麵來了好多穿黑色長袍的神秘人,說是要拜見什麼冥王呢!”又一位仆人匆匆跑進來報通道。

“冥王?莫非是那冥域的主人?”蕭老太爺喃喃自語道。

葉浪再次緩緩起身,“咱媽想問,誰是冥王?”

“不!不需要!我也攤牌了!本座就是冥王!”葉浪的身後,傳出了嶽母白君婥的聲音。

隻見那白君婥將身上的旗袍一扯,瞬間變成了一位籠罩在黑紗之下的妖豔女子,她輕輕舔了舔自己那纖細的手指,然後也緩緩浮空,升到與那位修羅等高的位置,一臉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葉浪聽著腦海裡那叮叮叮的狂響,一臉懵逼道:“這麼魔幻的嗎?”

蕭焓煙此刻的表情跟葉浪是差不多的,關於自己父母的隱藏身份這件事,比她知道自己的表弟對自己有非分之想時,還要令她震驚。

“冥王!好一個冥王啊!白君婥!你騙得我好慘啊!”蕭玉龍淡淡地道。

“修羅大人說笑了,彼此彼此!”白君婥淡淡地道。

“小子!你現在還覺得,你們龍家很了不起嗎?乖女兒,有爸爸媽媽給你撐腰,你不是想殺了這個目中無人的臭小子嗎?放心動手便是!”

隻見白君婥凝聚出一隻大手,淩空一抓,就將剛纔不可一世的龍天星像拎小雞一般拎了起來。

然後又是淩空一指,一道黑色的光芒打在龍天星的身上,瞬間就廢掉了他全身的經脈,將其像扔一條死狗一般,隨意地拋在地上。

此刻的龍天星,心中早已被痛苦和恐懼所籠罩,而他龍家少爺的身份,則成了他唯一的倚仗。

蕭焓煙聞言一愣,隨即回憶起剛纔龍天星肆無忌憚地羞辱自己的行為,瞬間湧起一股莫名的怒火。

她徑直走到龍天星的麵前,冷冷地看著他。

葉浪生怕蕭焓煙真的對這位龍家少爺下殺手,趕緊跟在一旁試圖阻止她。

“啊~!蕭焓煙!你!你不能殺我!我可是龍家的二公子!我大哥乃是有大帝之姿的龍天宇!”

此時幾乎已經是廢人一個的龍天星,用儘全身的力氣吼出這番話之後,更是有進氣冇出氣,顯然是離死不遠了。

蕭焓煙手掌上凝聚起一股力量,對著龍天星的頭就狠狠地拍出。

“焓煙不可啊!”

葉浪趕緊攔在了龍天星的麵前,然後,就生生地受了蕭焓煙一掌。

這一掌,打得葉浪感覺渾身五臟六腑都碎了一般,瞬間吐出一大口鮮血。

“你?你做什麼?”蕭焓煙如夢初醒,發現口吐鮮血的葉浪,吃了一驚道。

“咳~!咳咳~!焓煙!他是龍家的少爺,你要是殺了他,會給整個蕭家招致禍患的!反正他都要死了,你何必動手呢?”葉浪吐出一口鮮血道。

“對~,對不起!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突然就很想殺死他!我冇想過會傷到你的!你還好吧?”蕭焓煙看著口吐鮮血的葉浪,一臉愧疚之色道。

忽然,她感覺自己的手,在碰到葉浪的鮮血的一刹那,體內的真鳳之血,竟然出現了沸騰的現象!

“這是~?怎麼回事啊?”蕭焓煙疑惑道。

“哈哈哈!真是可惜啊!本來差一點就能看到這個傻婆娘挑起你們人類內部的爭鬥的!冇想到,竟然被這麼一個廢物給阻止了!”那位蕭玉龍捂著臉狂笑道。

“蕭玉龍,你這是什麼意思?”白君婥疑惑道。

“哈哈哈!我什麼意思?我還能有什麼意思?你真以為我會陪著你這個蠢女人給這所謂的女兒撐腰嗎?你真是太天真了啊!你們好好看看,本君是誰?”

蕭玉龍放肆地大笑著,然後一扯臉上的人皮麵具,麵具之下,竟然是一張冇有五官的臉!

“無麵神君!竟然是你!”白君婥驚呼道。

“果然如此!老夫早就看出你非吾兒!”蕭老太爺淡淡地道。

“什麼?!”蕭焓煙此刻根本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竟然管一位妖族的妖王叫了十多年的父親?

大堂裡的眾人更是被震驚得無以複加。

要知道,無麵神君邪空,乃是一百年前妖族最臭名昭著的妖尊之一,他與妖族的另一位妖尊千麵妖狐幻千夢一樣,極其擅長以偽裝成人類的方式,潛入人族內部,暗中挑起人族之間的爭鬥,從而使人族自己陷入混亂,最終走向衰敗或是被妖族趁機吞併的命運。

他們的每一次任務,都伴隨著無數人類的相互之間的殺戮和死亡。比起那些正麵侵擾人族領地的妖王或是其他的超級大妖,這種存在,無疑是令人非常頭疼的。

“哈哈哈!蕭老爺子,既然早就看出我不是你的兒子,為何不早早揭穿,反倒讓我白白睡了你的兒媳十幾年啊?不得不說,你這兒媳婦啊!那真的是騷到骨子裡了啊!不但容貌傾國傾城,床第功夫更是堪稱一絕。弄得本座數次都難以招架,差點就要深陷其中了啊!莫非是你這老頭子心理變態,想讓本座替你的兒子解你兒媳的深閨寂寞之苦?哈哈哈!白君婥,不得不說,你這婦人真的好潤啊!簡直要迷死本座了!要不是本座探查到了那炎帝古玉的訊息,算是完成了妖皇陛下交代的任務,不得不返回妖族領地,說不得就要再與你抵死纏綿數年呢!”那位“蕭玉龍”放肆地大笑著,就要轉身離開。

大堂裡的賓客們更是聽得熱血沸騰,議論紛紛。

“這,也太他涼的刺激了吧?弄得勞資都想當妖族的臥底了!”許多人看著那風姿絕世的白君婥,如是想道。

蕭焓煙更是三觀都被震碎了!

如果那位真的是假冒他父親的人,那她簡直無法想象自己的母親,此時心中究竟是何等的痛苦和屈辱?

葉浪聽到腦海裡那一陣陣瘋狂的提示音,更是目瞪狗呆!

“真,就這麼狗血的嗎?”

不過,當他看到蕭老爺子一臉淡定的樣子,蕭焓煙的那位豔麗無雙的老師鳳輕舞,也隻是淡然地看著這一切的時候,他覺得,事情可能並不像表麵看到的這般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