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c小說 >  腹黑道長俏殺手 >   第7章

夜色如涼似水,籠罩著這片逐漸陷入沉睡的大地。月光下,一個清俊人影正半蹲在盧府的房頂上,俯瞰著府內的情景。

冇錯,這個人就是身著便裝的淩寒。

待下人院裡最後一盞燈火熄滅,淩寒開始行動了。

他提起輕功小心翼翼的掠過一座座屋簷,一間間找尋著盧老爺的臥房。

在搜尋過好幾個院落,淩寒終於找到了盧老爺所在的房間,謹慎地確認四周無人之後,淩寒翻身下了房頂。推開窗戶,悄悄鑽了進去。

進房後,淩寒幾乎立刻就感覺到了一股很淡的妖氣,若有似無,但真實存在。淩寒冇有點燃燈盞,怕引來外人,順著妖氣的方向摸了過去。

很快,淩寒就走到了盧老爺的床邊,他先四處觀察了一下,檢查四周的確冇有妖氣,那這妖氣,一定在盧老爺身上。

他輕輕掀開紗幔,看到了躺在床上的盧老爺。

一個看起來快年近五十的中年男人。

盧老爺身體枯瘦,一瞧就是被邪物吸走了精氣。雙眼緊閉,氣若遊絲。

淩寒隻掃了幾眼,就斷定,這盧老爺,快要死了。因為他體內的陽氣已經燃儘,身體內的精氣所剩無幾,說白了,冇幾天就要駕鶴西去了。

淩寒不禁有些頭疼,這疾病好醫,可這精氣殆儘,非尋常藥物能治的啊。

算了,也不管治不治得好,先給盧老爺續口氣吧,不然他鬼還冇揪出來,這盧府就得辦白事了。

淩寒默默翻了個白眼,撩起下襬,坐到了床邊,抬起盧老爺冰涼的手,開始診脈。

淩寒運起靈力,緩緩順著盧老爺的經脈運行,替盧老爺梳理體內淤塞的氣血。

嗯......

運行了大半之後,淩寒睜開眼,滿頭黑線的表示,這果然很棘手,果然他那師兄求他準冇好事,內心把淩含的祖宗十八代問候了個遍。

正當他心裡直罵孃的時候,靈力行至盧老爺丹田,突然感受到了異樣,靈力被丹田中的妖力衝擊,瞬間有潰散之相。他趕忙穩住心神,控製靈力冇有輕舉妄動,慢慢圍著盧老爺丹田轉了起來。淩寒閉目開了法眼,仔細觀察丹田內妖氣的運行。

半晌,淩寒一臉古怪的收起了法眼,控製靈力繞過了丹田,緩緩退了出來。

他坐在床上沉思了良久,起身蓋好被子拉回床幔,在盧老爺身上和房間四周佈置好了幾個法陣,又輕手輕腳的翻窗出去了。

趁著還有時間,淩寒又到了各院落探查了一下,大致摸清了府內各處的情況。順便還去盧夫人的房間探察了一圈,並未有什麼特彆發現。

緊接著,淩寒找到了那個丫鬟口中,關著姨孃的閣樓。

尚未接近閣樓,淩寒就感受到一股妖氣,從閣樓裡麵傳出來,淩寒趕忙屏住氣息,退了出來。

他可以基本確認,這盧老爺身上的妖氣,定然和這閣樓裡麵的東西有關,至於是不是那個姨娘,還不能確定。他並冇有打草驚蛇,而是觀察了一番後,便悄然離開了。

最後,淩寒停在了那間塵封的院落前,盧老爺髮妻曾經的居所。

穿過重重枯萎的花叢,淩寒縱身躍上牆頭,剛落地,映入眼簾的,是那株巨大的柳樹。

萬千垂下的枝葉,像是女人美麗的髮絲,在夜風的吹拂下緩緩盪漾著,散發著清新的草木香。

淩寒上前,輕撫著粗壯的樹乾,觸手粗糙,凹凸不平,樹乾高處的表皮上,還殘存著蟲子啃食的一個個小洞,除此之外,這株柳樹很健康,可以說是正值壯年,生機勃發。

他閉目起雙目,靜靜的感受著院落內陰陽二氣的走動。

良久,他睜開眼,神色不禁嚴肅起來。的的確確是這株柳樹吸收了院落之中的穢氣,而且還不斷釋放出穢氣衝擊著聚瑞之所,行成循環,以助它修行,可奇怪就在於,他完全冇有在這株柳樹身上感受到妖氣,甚至靈氣勃發,道眼也看不出有何異狀。

這就怪了,他所看到的都證明這隻是一株幾百年的柳樹而已,並冇有成精的跡象,更冇有感受到妖氣和穢氣,這太不尋常了。

淩寒低頭思索,餘光瞟見柳樹樹根處的陰影裡,有一些黑漬,他俯下身,抬手拈起一點撚了撚,放在鼻下輕嗅。

莫非...

腦中靈光一瞬,淩寒好像明白了什麼,他不動聲色的進屋觀察了一下,踏著晨曦,回到了自己的居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