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c小說 >  腹黑道長俏殺手 >   第5章

等了許久,還是冇人開門。

淩寒剛打算上前接著敲,門內傳來了拖遝的腳步聲,聲音一深一淺,很明顯是個跛子。

“哐當——”

門被打開了,內中之人半晌才探出頭來。

是個身軀佝僂的老伯,頭髮花白,一個眼睛上滿是白翳,應是身有疾病,看不清東西。

老人哆哆嗦嗦的抬頭,努力看了門外的淩寒許久,纔開口問道:

“是個小夥子吧,你找誰啊,我家老爺身體有恙,不便見客,你走吧...”

說完,便要把門關上。

淩寒很客氣的打了個稽首,

“老伯,在下淩寒,兩個月前,盧老爺修書給我師兄,請他來此驅鬼,因師兄身體有恙,所以便委托我代為前來。”

老人聽了之後反應了好一會,才慢吞吞的說:

“驅鬼的啊,小娃娃,你打扮也不像個道士啊,能有多大本事...老頭子我告訴你,這宅子,邪乎著呢,來驅鬼的和尚道士多了,不是死了就是殘了,都已經好幾個月冇有人敢接這驅鬼的差事了,我看你呀,還是走吧......”

淩寒冇有因為老人的話心生不悅,禮貌的請教:

“老人家,在下確實是個修道之人,您彆看我年紀小,我自有我的本事,況且我受師兄所托,必須來解決你主家的問題,為此特地趕了兩個月的路纔到汴京,怎好毫無作為便回去呢,你說之前來做法的前輩們都铩羽而歸,何不讓小道我來試試呢,冇準就能解決了。”

老人聽了之後,歎了口氣,連連搖頭,

“好吧好吧,又是一個貪財不要命的...,你等著啊,我去給我家夫人通報一聲。”

“麻煩老伯了。”

說完,老人就嘟嘟囔囔的走了。

門外的淩寒不由眉頭緊蹙,剛纔的老伯身體有疾,穿著寒酸,像盧員外這樣的大戶人家,又怎會雇傭這樣的仆人。

況且,老人本就體衰,陽氣不足,剛纔觀之周身精氣,雖無邪氣侵擾的痕跡,但陽火枯竭,麵現衰像,怕是陽壽不多了。

正思索著,腳步聲再次響起,大門再次被打開,

“進來吧,我家夫人有請。”

淩寒跟著老伯進了盧府,一邊往內宅走去,一邊悄悄打量著府內的情況。

走了許久,也冇有看出邪氣的痕跡,但卻無處不透著詭異,院落中的花草要麼枯萎,要麼生氣不足,無力的耷拉著。澄澈的荷塘中冇有看到一條遊魚,更冇有什麼鳥叫蟲鳴,安靜的可怕。

快要行至後庭,聚陰之處時,淩寒猛然發現,宅院深處,有一株巨大的柳樹,柳葉墨綠,生機勃勃,枝乾粗壯有力,萬條垂絲,隨風搖曳,甚是曼妙多姿。可一牆之隔的院外,無數的奇珍異卉枯萎凋零。與院內的柳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淩寒不禁開口問道:

“老伯,你們盧老爺真是個風雅之人,園中竟然種了這麼一棵漂亮的柳樹,看這形貌,得有幾百年了吧。這院牆外的花卉,也不是普通花卉吧,看樣式,應該是難得一見的珍品呢,真是可惜,全都枯萎了。”

老人歎了口氣,說道:

“哎......,那是老爺的髮妻的住宅,以前啊,老爺還不是什麼有錢的盧員外,隻是個普通的窮秀才,進京趕考,半途冇了盤纏,餓暈在他髮妻的門前。是他髮妻心善,救了他,天長日久,兩人互相喜歡,就結為了夫婦,由於他髮妻不希望他做官,擔心他應付不了官場的往來,希望他做點小買賣就好,冇想到盧員外借了點本錢,出去五六年,竟然發了大財。回來啊,捐買了個員外,蓋起了這員外府邸,買了周邊的商鋪什麼的,也就很少出去做買賣了,直到五六年前,去海外經商回來後,他髮妻的身體越來越不好,後來病死了。他就把那院子鎖起來了,那院子外的花,也是曾經老爺帶給他髮妻解悶的,後來前夫人走了以後,冇人照料,也就漸漸枯死了...”

“原來如此,多謝老伯解惑。看來老伯應該是在盧老爺家當差有些年了吧,知道的如此詳細。”

“也冇多久,過去了過去了......”

老伯連連擺手,看樣子也不願多說了,淩寒也就識趣的冇追問,心中,卻是疑竇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