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c小說 >  腹黑道長俏殺手 >   第4章

第二天清晨,天際微微泛起一抹魚肚白,冷清的汴京街道也逐漸變得熙攘,店小二打了個哈欠,端起準備好的早點,正要給淩寒送過去,順便叫他起床,就聽見樓梯上傳來噠噠噠的聲響,小二抬頭一看,就見到淩寒一身純白道袍,頭戴玉冠,從樓上緩步而下。

“哎呦!您怎麼起這麼早啊,都已經洗漱完了,小的我也纔剛起兩刻鐘啊,您不用這麼著急的,我來叫您就好呀!快坐,快坐,這是我給您準備的早點。”

說著,便辛勤的找了張桌子,擺好吃食,殷勤的招呼起來。

淩寒輕笑道:

“小哥早安,我乃修道之人,一向起的比較早,況且我昨日已經叨擾甚多,怎好再麻煩你叫我起床。”

小二聽到如此貼心之語,也不禁心中暖意洋洋,畢竟他隻是個給人打雜的下人罷了,低三下四看人眼色已是常態,何曾被人如此以禮相待過。

隻感看淩寒都帶了一圈的光環,語氣都輕快不少,

“那您慢用哈,我給您叫馬車去。”

“有勞了。”

小二哥說完就出了門。

盤中幾個素包子,土豆,白菜豆腐餡的,正是他喜歡的清淡口味,茶是清晨清涼的泉水泡的,溫度剛好,一口下去,倦意全消。

淩寒悠閒的吃完早點,小二也正好回來,知會了他一聲便去前台結賬。

淩寒去房中拿好了包袱,又整理好房間,看各處都妥當便下了樓。

“昨晚的飯錢加上今早的,是八錢銀,加上房錢,一共一兩五錢,車費是兩錢銀子,一共算您一兩七錢,有點小貴,您擔待點。”

“已經很公道了,小哥。”

淩寒笑眯眯道,從錦囊裡麵取出三兩銀子放在櫃檯上,便向外走去。

“哎——哎——哎!!!您給錯了!是一兩七錢!您給太多了,我還冇找您呢!”

店小二喊著趕忙追了出去。

淩寒擺了擺手,冇有回頭。

“剩下的算小哥你的賞錢了,謝謝您照顧我這麼多!......”

說著,便上了馬車,隻剩下店小二攥著手中的銀子,站在店門口,看著馬車緩緩駛遠。

馬車上,淩寒挑開簾子,看著繁華的汴京城,趕路匆忙,他已經很久冇有如此有閒心欣賞美景了,酒肆高朋滿座,商店人滿為患,街道上老人小孩,或者是少男少女,皆是生機勃勃,嗔笑叫賣,各色煙火的氣息混合成了人間的景色。

淩寒關上車簾,靜心調息。

半個時辰後,馬車在盧府外停了下來。淩寒剛下車,那車伕就駕車逃也似的離去,像是後麵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追。

淩寒不禁覺得好笑。

不過這盧員外府邸確實詭異,雖然現在是初秋,早晨有些許寒涼,可盧員外府邸,明明是陽光明媚的天氣,卻彷彿照不進陽光似的,府邸周圍都透著一股難言的陰寒。

淩寒運起法眼,圍著盧員外的府邸慢慢觀察了起來。初看並無不妥,甚至感受不到鬼氣或者妖魔之氣。

但很快,淩寒就發現了不妥,盧員外的宅邸佈局,很有問題。初看一切正常,甚至有招財聚瑞之像,可細觀與地形走勢和周圍其他人家房屋的排列,就出現了問題。

財源之門雖廣,但聚氣之所卻不在正位,反而在與之相沖的聚陰之位,因而瑞氣儘泄,陰位被占,穢氣難消。

雖然這種佈局短時間內不會有什麼問題,甚至因為陰陽二氣不泄,會讓主人家一時氣運鼎盛,但這無異於過度透支氣運。

一個人的氣運是有限的,過度使用會導致嚴重的後果。

輕則諸事不順,重則性命不保。

如果當初給此處佈局的人不是不精通陰陽風水,那就是有意為之,居心叵測。

思及此,淩寒定神觀察聚陰之處,觀察良久,終於看出一絲端倪。

這個地方很古怪,雖然感受不到鬼怪妖邪之氣,卻在不斷地吞噬著瑞氣,滋陽補陰,甚至還吐出穢氣不斷催化著瑞氣之所,為之所用。使之外觀陰陽平衡,並無不妥,此地如果有邪物占據,能如此隨意的控製自身氣息不外泄,修為到了傷及修士的地步,那此物,定然非同小可。

難怪之前來的道士和尚都冇看出問題,收服不了,這要是遇上普通的修士,還真看不出什麼,稀裡糊塗的就給裡麵的東西送了命,要知道,有修為的人,對於非人的東西來說,可是大補。

淩寒暫且收起了法眼,走到盧府大門前,敲響了銅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