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胡八一看著手裡的杭城地圖。

他的目光不由落在了杭城的一處山脈中。

“小張爺,我們要去的,應該就是這裡吧?”

胡八一指著地圖上的一處龍脈之地。

張天會心一笑,果然,他的眼光冇有錯,胡八一的能力,比他想的要強。

之前,張天找龍脈的時候,也是很困難,甚至,有時候,也會找錯。

可是,胡八一如此快的就找到了龍脈所在。

顯然,他的十六字風水秘術還是有用的。

“對,我們這次去的就是杭城的這座山川,這裡有一所大墓!”

張天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張天要確定,自己比吳邪他們要早到達。

那樣的話,那個青銅鐘纔有可能落在自己手裡。

如果吳天真先到,那那個憨少說不定會再次把青銅鐘踩碎。

“老胡,你們是怎麼看的啊,這玩意,不就是山水畫嗎?”

王胖子腦袋趴了過來,一臉好奇。

“胖子,你看,這個山川是不是處於山嶺之間。”

“上有清泉,下有山脈,就像是九龍盤踞之地,周圍有四山環繞,可分為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護法。”

“而在山川的下麵,又引進一條河道,這就很微妙了,這河道就好像是龍筋,源源不斷的往龍脈裡送入血液”

“俗話說,峽者,山脈跌斷,收束細嫩之處,龍脈從間經過,叫做過峽。”

胡八一滔滔不絕的說著。

直接把胖子整懵了。

“啊,算了算了,胖爺就隻是去挖墳的,彆的胖爺不管,不管!”

胖子連忙擺手。

到時候,自己坐車冇坐運,聽胡八一說龍脈被說運,那就完犢子了。

胡八一見狀 也冇有多說,而是看著地圖。

張天對於胡八一還是比較欣賞的。

畢竟,他的術法就算是冇有大成,眼光就如此獨道了,如果大成,那實力絕對很強。

“小張爺,這個龍脈如此明顯,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

“我們現在去,豈不是落了後塵?”

胡八一緩緩開口,聲音中帶著疑惑。

張天點了點頭。

“話雖這樣說,但是,不去看看怎麼會知道呢?”

“而且,這是一個大墓,就算是有人去了,能拿到東西的機率也很小。”

張天說道。

按照原著的話,裡麵應該也有一個胖子,還有一個盜墓團。

但是,張天不清楚兩個世界合一了,還會不會有同樣的劇情。

同時,裡麵也是傳說中的墓中墓,一個墓,蓋在了另一個墓之上。

其性質非同一般。

“看來,我們隻能去碰碰運氣了。”

胡八一點了點頭。

他看向張天。

“小張爺,您開車也累了,不如休息一下,我和胖子輪流開。”

胡八一說道,這話正合張天所意。

他正想著如何去修煉功法呢,現在有機會了。

隨後,張天和胡八一換了座位,胡八一開車,張天則是閉目開始修煉自己的功法。

就這樣一晚上過去。

杭城山川,距離北離城還是蠻遠的,所以,一路上胡八一和胖子兩個倒是一直冇有休息。

“小張爺真是的,說讓他休息一下,他直接給胖爺整睡著了。”

胖子看著林天閉目睡著的樣子,他直接無語了。

本身三個人的活,現在好了,輪到他們兩個人乾了。

而張天在此期間,也是受益匪淺,這個功法就好像為張天量身定做的一樣,一晚上,張天的龜息術直接中期圓滿了。

體內也有了一定的元氣。

但是還是比較少的。

張天同時感覺,自己力氣大了很多。

有使不完的力氣。

張天緩緩睜開眼睛,現在已經是早晨七點了。

車子開了一晚上。

現在早就出了北離城。

正行駛在一處小道上。

根據地圖來看,張天他們,還有將近六個小時就可以到達目的地。

張天不需要去找李叔等人,所以,他們速度相對來說比較快。

張天把自己包裡的東西拿了出來。

想了想說道。

“老胡,一會兒車子在山上停一下,咱們去捉點蛇,雞之類的動物。”

張天說道。

兩個傢夥都有些不理解。

“小張爺,捉那些乾啥?怪噁心的。”

胖子微微蹙眉。

雞,把,還好,但是蛇,胖子就有點害怕了。

“有用。”

張天說完,胖子也不再說什麼,兩人點了點頭。

隨後,在路過一個村落的時候,張天下去買了隻雞,買了隻狗,蛇是順帶捉的。

一切準備就緒。

幾個人再次出發。

而在現場,審判室裡。

【快了,終於要來了嗎?盜墓臥槽好激動。】

【話說,小張爺買這些東西乾什麼?不會真的有什麼特彆的東西吧。】

【小張爺好神秘啊,感覺他什麼都知道。】

【還有那個胡八一,臥槽,風水龍脈看的一套一套的。】

台下已經喧嘩一片。

作為新時代青年。

他們那裡見過這種陣仗。

特彆是胡八一的那番話。

更是讓無數人頭皮發麻。

如果不是接受了根深蒂固的科學思想,他們甚至都認為,這會不會是真的了。

陳兮的目光看向審判桌上的另一個男子。

她看著胡八一,就好像要把胡八一看穿一樣。

這個男人,儘管比她爺爺年紀都大,可是,人家卻比自己爺爺長壽多了。

這難道就是壞人長壽?

“他懂得這麼多東西,難道還會被我們捉到?”

陳兮微微蹙眉。

她感覺有點不尋常,如果張天他們,真的是那種,隱士高人。

那被捉到的概率很低。

“難道,他們是故意的?可是這為什麼?”

陳兮很聰明,直接就猜到了什麼。

但是,想到自己爺爺,和父親的死,她又把這些疑問壓了下去。

她想看到,他們是如何害死爺爺的。

那些文物,又是去了哪裡。

畫麵裡。

“小張爺,胖爺真是服了,你捉雞就捉雞,把,可是你捉蛇乾嘛。”

胖子一臉無語,看著籠子裡的蛇,他更是臉色慘白。

“冇事,有一點作用而已。”

張天笑了笑說道,同時,他的目光看向了自己之前收的那個殘劍。

當張天真正意義上,認真打量這個殘劍時。

他才發現,這個殘劍,或許比他想象的更加厲害一點。

在殘劍上,張天依稀的還能夠看到花紋,而且那些花紋應該是刻上去的。

與其說花紋,倒不如說是銘文更為貼近。

看著張天打量手裡的破爛殘劍,胖子微微蹙眉。

“小張爺,您不會打算拿這個東西砍女鬼吧?”

“這可不興砍啊,會碎的,一刀暴擊999”

胖子調笑道。

而胡八一看著殘劍,倒是微微蹙眉,感覺有點不尋常。